首页 >> 中国史 >> 百科
“酥油泡螺”的别义 ——《金瓶梅》中的美食世界
2017年06月19日 09:19 来源:文汇报 作者:刘火 字号

内容摘要:题记:仅以此小文纪念《金瓶梅》印行四百年。拙文《〈金瓶梅〉:第一部美食百科全书》(载《中华读书报》2016年 8月 10日)说《金瓶梅》中一道著名点心“酥油泡螺”属于“荤点心”,并引伸此小吃为今天川菜里的“泡凤爪”“泡猪蹄”。叫人“胜活十年人”的西域吃食“酥油泡螺儿”在《金瓶梅》(本文引文出自199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初版一印的《金瓶梅词话》)里,最先出现在第三十二回“李桂姐拜娘认女,应伯爵打浑趋时”(绣像本作“李桂姐趋炎认女,潘金莲怀嫉惊儿”,下同)。于此,我们在《金瓶梅》这部小说里读到了人性的多面与作者对于人性多面的不同解读,以及不同的描述和所给予的不同的认知和同情(当然,《金瓶梅》中对人性恶的批判力度,不比任何一部中国古典小说差)。

关键词:金瓶梅;酥油;潘金莲;美食;小说;张岱;乳酪;秀才;伯爵;吴月娘

作者简介:

  题记:仅以此小文纪念《金瓶梅》印行四百年。《金瓶梅》的第一个印本刊行于万历丁巳年即万历四十五年(1617)。

 

  拙文《〈金瓶梅〉:第一部美食百科全书》(载《中华读书报》2016年8月10日)说《金瓶梅》中一道著名点心“酥油泡螺”属于“荤点心”,并引伸此小吃为今天川菜里的“泡凤爪”“泡猪蹄”。此文引起一些美食家和文章家的围观,张宪光先生的《泡螺和鲥鱼——说说张岱与西门庆的“吃”》(载《文汇报》2016年9月25日)指出,泡螺非荤小吃,泡螺“是一种形状类似螺的奶油甜品”。张文此说,大致不差。拙文望文生义,可见为事为文,大意不得。不过,由此引出话题,倒还可以再谈一些。

  张文指“泡螺”为奶油甜品,举明人张岱《陶庵梦忆》卷四“乳酪”、“方物”两节为证。在“乳酪”里,张岱不仅指出此小吃为“乳酪”制品,而且还将此制作方式公之于众:乳酪“和与蔗浆霜,熬之、滤之、钻之、掇之、印之”,其制作“秘甚”,而且“锁密房,经以纸封固,虽父子不轻传之”;在“方物”里,张岱说,“带骨泡螺”出于苏州,并将其归入山楂丁、山楂糕、松子糖等类。我们知道山楂丁、山楂糕、松子糖属于“蜜饯”干果。于是这便生出一个问题。张岱已经在“乳酪”里明确指出带骨泡螺是乳酪制品,为什么又在“方物”里,将其归入“蜜饯”干果之类?先打住,回到《金瓶梅》里,来看看这东西,究竟何方神圣?

  叫人“胜活十年人”的西域吃食

  “酥油泡螺儿”在《金瓶梅》(本文引文出自199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初版一印的《金瓶梅词话》)里,最先出现在第三十二回“李桂姐拜娘认女,应伯爵打浑趋时”(绣像本作“李桂姐趋炎认女,潘金莲怀嫉惊儿”,下同)。此时,西门庆双喜临门。一是获朝廷命官“金吾卫副千户”(行贿所获),一是李瓶儿产子官哥儿。在“官筵”(即招待官方和商场中人)、“亲筵”(即招待亲属)、“家筵”(即自家家眷筵席)的喜筵流水席中,“酥油泡螺儿”登场:

  不想顺月娘正在上房穿廊下,看着家人媳妇定添换菜碟儿;李瓶儿与玉箫在房首拣酥油泡螺儿。

  别看,作者这轻轻一笔,却为李瓶儿的前世今生后身定了调。李瓶儿生子,除潘金莲之外,包括众妻妾在内(至少面子上),全家上下老幼都高兴。当然最高兴是西门庆,一是从商人成了官人,二是喜得贵子。但唯独个性极强的潘金莲不高兴。“于是,常怀嫉妒之心,每蓄不平之意。”在家筵时,大娘吴月娘忙过不停,李瓶儿更是喜不自禁,与大娘吴月娘一起,筵前筵后,里里外外打点。具体的事儿就是李瓶儿与玉箫拣酥油泡螺儿备客。这时,潘金莲无事,便从奶妈手中抢过官哥儿“抱在怀里”,并“把那孩儿举得高高的”。正是这一举,埋下了后来官哥儿惊悸的伏笔。以至官哥不治身亡,官哥儿的早夭又直接导致了李瓶儿的死。 此时此景,作者并没有直接去写这“酥油泡螺儿”如何好吃,而是着重把笔墨投给了李瓶儿、官哥儿、潘金莲、吴月娘等人的关系以及这些人后来的命运。这当然是后话,但草蛇灰线却在此布下,几乎没有痕迹地布下。只有等到官哥儿的死与李瓶儿的死,“酥油泡螺儿”才又一次亮相。因此,崇祯绣像本《金瓶梅》的插图专为此情节画了一画。画中三组人物,右边角是吴月娘在上房穿廊下,监督下人换菜碟,画中心正面偏左是潘金莲高举官哥儿,画面中心便是李瓶儿与玉箫拣酥油泡螺儿。此画,可见当时图画家对《金瓶梅》的理解。

  “酥油泡螺儿”再次回到小说中来时,是第五十八回“怀妒忌金莲打秋菊,乞腊肉磨镜叟诉冤”(潘金莲打狗伤人,孟玉楼周贫磨镜)。五十八回,西门庆生日大筵后与几朋友的小吃,添上“果碟儿”,计有“榛松果仁,红菱雪藕,莲子荸荠,酥油螺儿,冰糖霜梅,玫瑰饼”。刚端上,应伯爵就先吃了一个,接着说“倒好吃”,西门庆立马说道:“我的儿,你倒会吃,此是你六娘亲手拣的。”“六娘亲手拣的”,回应了三十二回“李瓶儿与玉箫在房首拣酥油泡螺儿”伏笔,又为李瓶儿死后托梦西门庆埋下伏笔。于是,“六娘亲手拣的”的“酥油泡螺儿”到了第六十七回更浓墨重彩了。

  在这一回“西门庆书房赏雪,李瓶儿梦诉幽情”(绣像本也作此题)里,“酥油泡螺儿”出现过两次。第一次是这样的:雪下大了,西门庆留温秀才在书房赏雪,有人送进两盒糕点,一盒装的是果馅顶皮酥,一盒装的便是“酥油泡螺儿”。这物此次登场不同凡响,西门庆对秀才说:“你也尝尝!吃了牙老重生,抽胎换骨,眼见稀奇物,胜活十年人。”这一充满质感的表述远胜于《陶奄梦忆》。这是其一,下面的更为精彩。温秀才吃在口里,入口而化(可见此物确为“奶酪制品”)。此时,温秀才说道:“此物出于西域,非人间可有;沃肺融心,实上方之佳味。”这段话有两层意思,一、温必古温秀才并非穷酸秀才,而是一见多识广之人(第五十八回对温专门作了介绍);二、也是最为重要的,那就是温秀才指出“酥油泡螺儿”,并非中土原产而是一西方引入的美食。在五十八回里,曾写道“酥油螺儿”的美味“如甘露洒心,入口而化”。但那只是一个混吃混喝的应伯爵的口感而已。顺便一讲,对于见多识广的张岱,并不知道“酥油泡螺儿”有这样一说,在张岱看来,“酥油泡螺儿”就是中土父子相传的秘籍所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