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国史
论“国家历史安全”与当代中国史的研究编纂
2017年06月14日 09:37 来源:《历史教学问题》 作者:宋月红 字号

内容摘要:维护“国家历史安全”,在坚持和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与作用。维护“国家历史安全”。必须通过加强国家历史研究编纂工作,为总体国家安全观提供历史观和历史认识基础,为认识和处理“国家历史安全”问题提供历史科学体系。

关键词:国家历史安全;十一届六中全会“历史决议”;台湾史纳入国史编纂范围;改革开放史研究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维护“国家历史安全”,在坚持和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与作用。维护“国家历史安全”。必须通过加强国家历史研究编纂工作,为总体国家安全观提供历史观和历史认识基础,为认识和处理“国家历史安全”问题提供历史科学体系。

  关 键 词:国家历史安全 十一届六中全会“历史决议” 台湾史纳入国史编纂范围 改革开放史研究

  作者简介:宋月红,1966年12月生,河南省淮阳县人,198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获史学学士学位;1996年、1999年先后毕业于北京大学政治学与行政管理系(现政府管理学院),获法学硕士和政治学博士学位。曾先后在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北京)、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墨竹工卡县(赴藏)、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工作,任《政治学研究》编辑部副主任。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理论研究室主任、研究员,新中国历史经验研究中心主任;研究生院国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以及西藏、台湾研究。代表性著作有:《中央驻藏代表张经武与西藏》(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中国社会科学院第八届优秀科研成果二等奖);《当代中国的西藏政策与治理》(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中国民族理论学会第三届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所撰写的关于台湾、西藏的研究报告,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对策类优秀成果二等奖等。

 

  经济社会发展是国家安全的物质基础,国家安全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前提条件。治党治国的一个重大原则是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在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向前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国家安全的内涵和外延日益丰富,制约和影响国家安全的内外因素日益复杂。其中,国家历史是怎样的,广大民众和社会对国家历史具有什么样的认知和认同,也日益成为影响国家政治安全、意识形态安全、文化安全和社会稳定的重大思想认识问题和社会心理问题,集中表现为坚持什么样的历史观和如何对待国家历史,并彰显出国家历史是否“安全”的问题。国家历史处于“安全”状态,而不是成为任人任意“打扮的小姑娘”,才能成为国家和民族赖以发展进步的文化根基、精神家园和力量源泉。“国家历史安全”由此产生。

  一、“国家历史安全”及其对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意义

  概括地说,所谓“国家历史安全”,就是国民和社会拥有对国家历史的基本面貌与内涵、主题与主线、主流与本质、经验与教训、趋势与特点具有合乎历史实际的认识,具有对国家历史的自信和认同,并从中获得有利于发展进步的精神动力。否则,国家和社会在“国家历史安全”上发生问题,就会造成人们思想、价值观的混乱,进而对总体国家安全观产生严重危害。只有坚持正确的历史观,正确地对待历史,使广大民众和社会获得合乎历史实际的历史认知,同时反对和克服当前颇有市场的历史虚无主义和民族分裂主义等错误思潮,才能推动国家和社会从历史深处正确地把握和走向未来。

  准确把握当前国家安全形势变化新特点、新趋势,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需要在思想认识上确立“国家历史安全”的意识和理念,加强“国家历史安全”理论研究和话语体系建设。

  当前,影响我国国家安全的因素十分复杂,我国国家安全面临的问题和潜在风险也十分尖锐。其中,威胁“国家历史安全”的主要政治社会思潮,一是历史虚无主义,二是以“台独”、“藏独”和“疆独”为代表的民族分裂主义及其历史观。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以唯心史观为哲学基础,对历史进行所谓的“反思”、“重评”进而消解和重构,与唯物史观争夺在历史问题认识上的主导权和话语权。就国史来说,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企图通过解构当代中国史,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并进而在思想理论和社会心理上消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以“台独”、“藏独”和“疆独”为代表的民族分裂主义及其历史观,通过否定、歪曲和颠覆中国国家历史中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历史关系,人为地“制造”台湾、西藏和新疆等地方的主权归属问题,并使之国际化。以“台独”、“藏独”和“疆独”为代表的民族分裂主义在境内外依然猖獗,其“独立”历史观向社会传播和渗透,严重威胁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也侵害社会大众特别是青少年的历史观和社会伦理。例如,台湾现行的“课纲”是李登辉和陈水扁当局“去中国化”的“台独”课纲,马英九当局也只是对其进行了微调,诸如把“中国”改为“中国大陆”,将“日本统治”改成“日本殖民统治”,将“接收台湾”改为“光复台湾”等,却引发“台独”势力的不满,一些台湾高中生效仿“太阳花”,发起所谓“反课纲运动”,并冲击台湾教育部门。这一事件折射出“台独”历史观对台湾社会特别是台湾年轻一代产生的深刻影响。若长此以往,必将对海峡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对祖国统一大业产生不可估量的危害和阻碍。

  国家历史是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的基础与来源。正由于此,我们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为指导,正确对待历史特别是中国、中华民族的历史,科学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探索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共产党执政规律和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存史资政育人、护国利民。但也正由于此,历史虚无主义和民族分裂主义,将历史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和中华民族的历史作为重要突破口,大做模糊、混淆、解构和颠倒历史史实、历史认知、历史价值的文章,兜售其错误和荒谬的历史观,以扰乱、扭曲和危害人们的历史观、人生观和世界观,进而导致一系列政治安全、意识形态安全和文化安全等安全问题,威胁总体国家安全。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要懂得些中国历史,这是我们的精神动力等,都充分表明认识和研究历史的意义与作用。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各个历史时期,我们党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系统、具体、历史地分析中国社会运动及其发展规律,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过程中不断把握规律,积极运用规律,不断开辟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推动党和人民事业向前发展。

  “国家历史安全”在总体国家安全观中具有基础性、战略性的地位与作用。历史观问题是关系人们的理想信念问题、一个政党的思想理论发展方向问题、一个国家和民族的价值观问题的基础性问题,历史观问题及其指导下的历史认识问题,是“国家历史安全”问题的认识基础与根源。历史认识和研究的关键在于坚持什么样的历史观。

  维护“国家历史安全”,具有社会系统性,涉及面广,摆在首位的是统筹组织国家历史的研究、编纂和宣传出版工作,树立国家专门机构对国家历史研究、编纂的科学性、权威性和话语权,巩固和增强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在国家历史研究和教育中的指导地位,不断培育和壮大国家历史研究和编纂的社会基础和群众基础。

  将维护“国家历史安全”纳入总体国家安全体系,丰富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内涵。将维护“国家历史安全”提升到国家安全战略的高度,在坚持和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中加强历史思维,运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去认识和处理国家安全问题。

  深入开展历史与现实相结合的重大历史理论、历史经验研究。一方面,通过中国历史研究,加强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研究和建设;另一方面,加强中国专门史和通史研究。其中,中国古代史研究需要深入开展中华文明的起源、中华民族的形成、中国国家起源与形成、中国古代社会形态变迁、古代中国国家治理、古代中国对外交流史的研究,以及“夏商周断代工程”“清史编纂工程”“儒藏工程”等,系统阐释中华传统文化、中华民族精神,深刻揭示古代中国与世界的历史与逻辑关系;中国近代史研究需要着力于中国社会基本矛盾、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形态、中华民族抵御外敌入侵、中国近代革命、中国近代化和中国近代政党等问题;当代中国史研究应主要围绕中国道路、中国经验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等,深入研究由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由农业国向工业国发展、改革开放及其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重点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体系和制度;中国的世界历史研究需要回答中国历史与世界历史、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的关系,特别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规律与经验教训、苏联解体的原因及其启示等。

  进一步推进中国由历史研究大国向历史研究强国的发展。国家历史研究应充分运用历史文化资源和精神财富,着眼于修史护国、资政育人;着力于建设中华文明、中华文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话语权和话语体系;系统地认识和把握中华传统优秀文化与马克思主义的关系、革命与建设的关系、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以及中国与世界的关系等国家历史发展中的基本问题,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历史文化基础、思想理论支撑和精神动力。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