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动态
琅琊徐福与东方文化论坛(四时五行篇)在青岛举行
2020年12月21日 11: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杰 陈传照 俞志 字号
2020年12月21日 11: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杰 陈传照 俞志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张杰 通讯员 陈传照 俞志)“琅琊”,古代文献中多写作“琅邪”或“琅耶”,又写作“琅玡”或“琅琊”,春秋时期齐国置有琅琊邑,秦朝设立三十六郡之一的琅琊郡。12月12日,首届琅琊徐福与东方文化论坛(四时五行篇)在青岛黄海学院举行。青岛西海岸新区政协党组副书记李敬云、青岛西海岸新区政协副主席王波、青岛西海岸新区文旅局副局长邹红、青岛黄海学院校长王渊明、副校长梁忠环等出席会议,日本学习院大学研究员王瑞来给会议发来书面贺信。会议共收到论文45篇,来自国内知名高校及科研机构的4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了现场研讨。

  拓展琅琊文化研究新视野

  青岛西海岸新区是国家级新区,也是秦汉时古琅琊郡的核心地带。琅琊是古代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是秦皇、汉武反复巡视的海上要地。王波分享了《琅琊文化的历史意义》,他根据自己的研究,提出“四时主”祭祀不是祭祀一个春神而是四方各祭春夏秋冬四主,因为琅琊台在东,故作为岁始、春神之主的祭祀地;另外,他还探讨了最近琅琊台考古出土的三管一组、每管宽口直径达45厘米的大型排水陶管的形制与秦汉宫殿等级与规模问题。

  山东师范大学教授燕生东以《从出土材料看越国迁都琅琊的几个问题》为题,认为从出土材料等可看出战国早期越国重要战事(活动)主要在鲁南南部、鲁中南和鲁北,而不是鲁东南地区和齐国都城临淄东部地区。文献记录不支持越国迁都琅琊之说,山东出土越国文化遗存分布区与文献记录越国在山东地区活动范围高度重合,胶南琅琊一带未发现春秋末年至战国早中期的越人遗存。考古实物材料也不支持越国迁都琅琊之说,而胶南琅琊一带发现的大量西汉中晚期越人后裔墓葬,或可对后世文献《越绝书》《吴越春秋》所载越人迁都琅琊之说的形成年代和过程提供了一个新的研究视角。

  青岛黄海学院琅琊与徐福研究中心研究员张国光从历史维度考察了琅琊文化的起源与发展。他认为,琅琊文化的早期根子是东夷文化,琅琊文化的春秋战国时代文化根基是齐文化,琅琊文化真正形成于秦汉时期,成熟于东汉,光大于东晋时期,衰落于南北朝时期。真正把秦汉琅琊文化发扬光大的是西晋末代琅琊王司马睿。司马睿南渡即位后将新的琅琊郡和封国迁移到安徽的淮南寿县至长江以北的狭长地带,大约在今安徽省滁州地区,形成了南琅琊。

  《吴越春秋》《越绝书》等记载春秋时代勾践从今日浙江绍兴的会稽迁都到今日山东的琅琊并筑琅琊台“周七里”。就此,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副所长张宏敏从文献学的视角考察了琅琊文化中的浙江元素,他认为越王勾践若真迁都琅琊,就会把吴越之地的酿酒方法传到了琅琊,促成古琅琊酿酒业的繁荣;秦统一后,立琅琊郡,秦始皇水路巡视会稽与琅琊,齐秦文化与吴越文化深度交错融合。

  从徐福研究看中外文化交流

  徐福是中国历史研究和东亚古代史研究中的重要人物。两千多年来,有关徐福和徐福东渡的故事或传说在中国广大沿海地区和日本广为流传,在韩国以及东亚其他一些地区也广有流传。徐福和徐福东渡不仅是中日韩等的大众话题,也是中日韩交通史研究、中日韩文化交流史研究的重要领域。

  王瑞来给论坛贺信中提出:“且不论徐福传说是不是史实,毕竟徐福生活的时代,从绳文时代向弥生时代转化的日本列岛,生产方式由渔猎进化至稻作的背景,是接受了‘秦汉渡来人’的影响。他们导入的先进的大陆文化,使日本社会进化产生了飞跃性的发展,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因此,作为中日交流的历史,徐福传说具有影响深远的价值,需要从文献、考古乃至民俗等多元视野进行深入研究。此次论坛就显示了这一重要意义。”

  中国海洋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修斌考察了日本丹后半岛的徐福传说,他表示,据“日本徐福协会”统计,与徐福传说有关的遗存在日本多达数十处。主要分布在佐贺县、福冈县、鹿儿岛县、宫崎县、山口县、广岛县等地,在他看来,徐福研究是学术文化资源的巨大宝库,是东亚各国友好合作的纽带,也是发展地方文化旅游的抓手。

  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秘书长曲玉维认为,自秦汉至唐代,徐福东渡故事乃是一种“层累地造成”。由最初《史记》中不过数百字,在上千年的漫长历史中其内容逐渐扩充,汉唐间人们对海洋、求仙以及外部世界的各种认知不断附会于其上,最终形成了唐代笔记小说中有关徐福的独特记载。

  中国孔子基金会秘书处学术部主任、研究员彭彦华以《齐鲁文化对东北亚的文化辐射力及其启示》为题谈到,在历史发展长河中,齐鲁文化对东北亚展现出强劲的文化辐射力,在不同时代对文化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历史上中国与朝、日交往,山东半岛实为主要的往来通道和大陆桥,以此为纽带的文化交流,为齐鲁文化在东北亚的传播作出了特殊贡献。

  聚焦四时五行与中华传统文化

  古齐国有“八主”祭祀或神社之礼俗,《史记》曰“八曰四时主,祠琅邪,琅邪在齐东方,盖岁之所始”。与“阴阳”密切相关的“四时五行”问题研讨是本次论坛的焦点。四时是指导人们按照自然节律安排生产生活的基本准则,五行是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重要内容,在其发展过程中广泛渗透到古代中国的社会制度、思想文化等诸多领域。

  王瑞来在给论坛的贺信中说:“此次论坛的另一个主题是以四时五行篇为主的东方文化。五行思想作为古代中国人的宇宙观,在探讨和解释自然与社会的发展规律方面,作了有益的尝试。作为迥异于西方文化的概念,值得发掘其中的合理成分,不能简单地斥之为迷信。对于五行本身的产生和演变,以及对自然与社会的解释,都应当予以认真的研究。此次论坛也显示了这一层面的努力。”

  曲阜师范大学孔子文化研究院研究员林桂榛以《阴阳五行说的源起及其衍化考》为题,训诂考证了“阴阳”、“五行”两概念。在他看来,“阴阳”概念的实质指水份与热量,“四时”是四季大分之历数概念,“五行”是五节十月制小历数概念。中国古人尤其孔子易学一派以“阴阳”概念与时历性的“四时五行”概念描述天道运转或大地生息,并统一于《周易》之“易”字(易字为云遮日而雨落,变天之“变”义),实为一种相当科学性的天人自然哲学观。

  林桂榛重点提出:帛书《周易》水火金土木、《尚书》水火木金土、《春秋繁露》木火土金水以及《说苑》《论衡》《白虎通》等的金木水火土的五材(或其他排序),在孔子哲学体系里只是以刚柔来赅论的地材而已,与天道论“阴阳五行”毫不相干或等同。以阴阳变迁赅论天道变迁,以四时五行变化赅论阴阳变化,这是原始阴阳五行说的思想内涵,是先秦天道哲学的之精华。可惜金木水火土五材观念侵入、占据历数五行说后,五行说的天文学内涵就被侵蚀及淹没了,以致今人难解基于十月制历法的阴阳五行说之真实内涵,难解古人基于天文学、天象学及黄帝历法的天道哲学体系。

  曲阜师范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姚春鹏提出,成熟的五行学说虽然内容复杂,但其基本内涵是以四时(或五时)、五方为时空架构的本源论哲学,这一本源论哲学的确立后即引发了以探究各个领域具体五行及其相互关系的五行认识论;在此基础上,进而形成了以指导生产生活实践为目的的五行实践方法论。这是五行学说的基本内涵。他认为,今人难以理解的五脏六腑与五体、五色、五窍、五华等配属理论,实际是以五行学说为依据,根据其在形体或机能上的相似性(象),以取类比象的思维模式建立起来的。其他领域各种五行之间关系的建立也大概如此。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邓志峰以《思孟五行说新论》为题谈到,自帛书《五行篇》出土以来,思孟五行与阴阳五行无关的观点几成定论。在他看来,两种五行观念的表述差异主要是由于传统德性论的天人观念所致,思孟学派有见于此,在天人合一论之基础上,提出与天道五行相应的人道五行这一德性论的先天范畴,即后世所谓五常。子思唱之,而由孟子集其大成。他还指出:荀子对思孟五行说的批评并非不对,但由于荀子执着于知性进路,对于通过观象与反观的德性方式体认天人一体的生命境界是无法契入的。因此,荀子的这种批评仍然是一种外在的批评,有其局限性。

  邯郸学院文史学院教授吕庙军的发言题目是《清华简所见四时五行思想研究》,他提出清华简是近年发现的新材料,其内容非常丰富,不仅收有经史类文献,而且具有为数不少的子类、阴阳五行数术类文献。记载了许多与五行、四时有关的内容,可能反映了战国时期楚地的五行、四时思想观念认识原貌。这对于探索先秦思想史和天文历法史(二十四节气)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东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部哲学学院荆雨教授以《阴阳—刑德:〈黄帝四经〉之政治哲学建构原则》为题谈到,帛书《黄帝四经》以阴阳对立统一论奠立刑德并用主张的思维根据,并系统论说“春夏为德,秋冬为刑”的政治施行顺序。他认为,这种政治哲学体现了黄老道家“推天道以明人事”“因阴阳之大顺”的思想特质。把天地自然现象作为国家政治行为的根据,是天人合一观念的表现,也是古代政治理性发展的一个阶段。

  深圳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问永宁、许昌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谢永鑫、湖南科技大学哲学系教授张晚林、江南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包佳道、山东大学曹景年博士分别发表了《五行思想与中国文化边际问题》《徐复观对阴阳五行之天的消解》《郭店楚简〈五行〉篇之心论》《试析周敦颐的五行说》《从五行到五脏神——以〈黄庭经〉身神思想为视角》。会上,张义成《秦东门立石和东海庙碑研究》、何安平《先秦至魏晋神山观念的演变》、张良群《徐福东渡与韩国关系研究》等论文也颇受学者关注。

  未能出席会议但发来会议论文的有:首都师范大学白奚《邹衍四时教令思想考索》、北京师范大学李景林《思孟五行说与思孟学派》、山西师范大学谢耀亭《“五行说”完成的历史考察》、浙江师范大学王锟《五行学说的内涵、矛盾调和及其现代启示》、山东大学翟奎凤《五行职官与祭祀系统观念中的“后土”》、四川大学彭华《〈鬼谷子〉说阴阳》、清华大学丁四新《再论〈尚书·洪范〉的政治哲学——以五行畴和皇极畴为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任蜜林《〈洪范五行传〉新论》、北京大学吴飞《〈春秋繁露〉的五行说与中和论》、杭州师范大学褚叶儿《郑玄的六天说与阴阳五行》等。

  本次研讨会由青岛黄海学院、中国海洋大学日本研究中心、青岛琅琊台风景名胜区开发有限公司联合主办,青岛黄海学院承办,旨在进一步研究、传播、传承琅琊文化,彰显琅琊文化魅力,揽新区琅琊之台,探海上丝绸之路,开启中日韩“琅琊徐福与东方文化”深度研究的新篇章。

  据悉,第二届琅琊徐福与东方文化论坛(感通万物篇)将于2021年秋季在青岛西海岸新区举行。“琅琊徐福与东方文化论坛”将作为青岛的一张学术名片,每次选择一具体主题,在相关部门、单位或企业的支持下,联合中日韩学者展开深入的历史研究与文化探讨。 

会议现场 主办方供图

作者简介

姓名:张杰 陈传照 俞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郭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