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历史地理学
怛逻斯城与唐代丝绸之路
2017年06月04日 09:43 来源:《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梅村 字号

内容摘要:哈萨克斯坦塔拉兹市地处丝绸之路要冲,古称“怛逻斯”。公元5世纪,粟特人建怛逻斯城,后来成为西突厥领地。唐朝称霸中亚后,在七河流域所设最远的羁縻州就在怛逻斯城,后为突骑施可汗占据。8世纪,突骑施的兴起,客观上为唐朝在西方建立了一道军事屏障,对遏止阿拉伯帝国东侵至关重要。然而,唐高宗却自毁长城,多次向突骑施汗国发动战争,导致安西四镇不得不直接面对来自黑衣大食的军事威胁。751年的怛逻斯之役,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兵败大食。对古代中国来说,怛逻斯河简直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可谓汉唐王朝国力向西发展的极点。

关键词:西突厥遗物;怛逻斯城;怛逻斯之役古战场;中亚伊斯兰化;丝绸之路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哈萨克斯坦塔拉兹市地处丝绸之路要冲,古称“怛逻斯”。公元5世纪,粟特人建怛逻斯城,后来成为西突厥领地。唐朝称霸中亚后,在七河流域所设最远的羁縻州就在怛逻斯城,后为突骑施可汗占据。8世纪,突骑施的兴起,客观上为唐朝在西方建立了一道军事屏障,对遏止阿拉伯帝国东侵至关重要。然而,唐高宗却自毁长城,多次向突骑施汗国发动战争,导致安西四镇不得不直接面对来自黑衣大食的军事威胁。751年的怛逻斯之役,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兵败大食。对古代中国来说,怛逻斯河简直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可谓汉唐王朝国力向西发展的极点。

  关 键 词:西突厥遗物 怛逻斯城 怛逻斯之役古战场 中亚伊斯兰化 丝绸之路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项目(15JJD780001)。

  作者简介:林梅村,男,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考古学研究。北京 100871

 

  2015年6月,应塔拉斯国立大学校长萨里柏科夫(M.N.Sarybekov)教授邀请,笔者有幸到哈萨克斯坦塔拉兹市出席国际学术讨论会,纪念哈萨克汗国建国550周年。与会者有哈萨克斯坦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前所长白巴科夫(Karl M.Baipakov)、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教育与科学部东方学研究所所长阿布塞托娃(M.Kh.Abuseitova)女士、波恩大学汉学系洪保基金会学者努尔兰·肯加合买提(Nurlan Kenzheakhmet)博士等国际知名学者。会议期间,我们与哈萨克斯坦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共聚一堂,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会后还实地考察了怛逻斯城及南哈萨克斯坦丝绸之路沿线古迹和当地博物馆。百闻不如一见,这次中亚考察收获巨大,遂草拟此文,探讨怛逻斯城遗址及其文化遗物。

  一、西突厥统治下的怛逻斯

  公元568年,蔡马库斯率拜占庭使团访问中亚草原的西突厥汗国。据拜占庭史家弥南德(Menander)《希腊史残卷》记载:“驱魔仪式完毕,使团随奉命前来迎接的人员前往可汗的住处。可汗居于一座名为艾克塔(Ektag)的山上,希腊语意为‘金山’。蔡马库斯一行发现,室点密当时的庭帐坐落在‘金山’河谷中。”①[1]176《资治通鉴》记载:显庆二年(657)十一月,“伊丽道行军大总管苏定方大破贺鲁于金牙山,尽收其所据之地,西域悉平”[2]6301。金牙山为西突厥可汗庭帐所在地,希腊人称之为“金山”,在今哈萨克斯坦南境的昆格·阿拉套山(Kungey-Alatau)[3-4]。《希腊史残卷》又载:“蔡马库斯在突厥留居时,室点密决定让蔡马库斯率二十人随他出征波斯……室点密率军队向前进发,宿营于怛逻斯(Talas),逢波斯使者前来求见。”[1]176在西方史料中,弥南德《希腊史残卷》是最早提到怛逻斯的。

  突厥人擅长冶铁术。《周书·异域传下》记载:“突厥者,盖匈奴之别种,姓阿史那氏……臣于茹茹(柔然之别称)。居金山之阳(今阿尔泰山南麓),为茹茹铁工……时铁勒将伐茹茹,土门率所部邀击,破之,尽降其众五万余落。恃其强盛,乃求婚于茹茹。茹茹主阿那瑰大怒,使人骂辱之曰:‘尔是我锻奴,何敢发是言也?’土门亦怒,杀其使者。遂与之绝,而求婚于我。”[5]907-908突厥人的冶铁术与中原采用的铸造技术不同,采用锻造技术。吐鲁番阿斯塔纳第307号墓出土隋开皇三年《高昌国供食账》提到“阿博□(珂)寒铁师”,当即西突厥阿波可汗御用铁匠[6]。568年,拜占庭使团回访西突厥汗国,“抵康居(今锡尔河北岸),有若干突厥人向其售铁,弥南以为其在向使臣示其国饶有铁矿”[7]210。尽管怛逻斯城没留下什么西突厥文物,不过,哈萨克斯坦西部草原发现过8字形铁马镫,现藏阿拉木图市哈萨克斯坦中央博物馆[8]189。这对铁马镫采用锻造技术打造,必为西突厥遗物无疑②。

  贞观三年(629),玄奘西行印度,取道沙漠之路,途经七河流域碎叶、怛逻斯等粟特城镇。《大唐西域记》记载:

  素叶已西数十孤城,城皆立长,虽不相禀命,然皆役属突厥。自素叶水城至羯霜那国,地名窣利,人亦谓焉。文字语言,即随称矣。字源简略,本二十余言,转而相生,其流浸广。粗有书记,竖读其文,递相传授,师资无替……素叶水城西行四百余里至千泉。千泉者,地方二百余里,南面雪山,三垂平陆。水土沃润,林树扶疏,暮春之月,杂花若绮,泉池千所,故以名焉……千泉西行百四五十里,至呾逻私城,城周八九里,诸国商胡杂居也。土宜气序,大同素叶。[9]72-77

  正如英国突厥学家克劳森(G.Clauson)和张广达先生指出的,素叶水城在吉尔吉斯斯坦阿克贝希姆(Ak-Beshim)古城[10-11]。关于碎叶与怛逻斯之间的丝绸古路,《新唐书·地理志》记载:“又西二十里至碎叶城,城北有碎叶水,水北四十里有羯丹山,十姓可汗每立君长于此。自碎叶西十里至米国城,又三十里至新城,又六十里至顿建城,又五十里至阿史不来城,又七十里至俱兰城,又十里至税建城,又五十里至怛逻斯城。”[12]1149-1150

  千泉之名,源于突厥语Ming-bulaq(千泉)。10世纪末波斯文地理志《世界境域志》提到俱兰城(Kulan)附近有个村镇,名叫“美尔克”(Mirki)[13]77。日本学者松田寿男认为,千泉在哈萨克斯坦梅尔克附近[14]344。不过,玄奘说“千泉者,地方二百余里”,那么梅尔克只是千泉南境。千泉北境应该在西突厥可汗王庭所在地“羯丹山”。此山当即弥南德所记“艾克塔”(Ektag),希腊人称“金山”,《资治通鉴》称“金牙山”。《大唐西域记》说“千泉西行百四五十里至呾逻私城”,恐有误。据许序雅教授调查,两地之间相距150公里,实际里程至少“三百四五十里”[15]。

  显庆四年(659)十一月,“思结俟斤都曼帅疏勒、朱俱波、谒般陀三国反,击破于阗。癸亥,以左骁卫大将军苏定方为安抚大使以讨之……苏定方军至业叶水(碎叶川之别称),思结保马头川(At-Bashi,今纳林河)。定方选精兵万人、骑三千匹驰往袭之,一日一夜行三百里,诘旦,至城下,都曼大惊。战于城外,都曼败,退保其城。及暮,诸军继至,遂围之,都曼惧而出降。”[2]6319于是唐高宗派光禄卿卢承庆前往西突厥五弩失毕部及周边地区设羁縻都护府州,并于显庆四年十一月为他加官晋爵,“以卢承庆同中书门下三品”[2]6319。乾陵蕃臣石像左碑第三人衔名:“故右领军兼千泉都督尼孰俟斤阿悉吉度悉波。”[16]390这个千泉都督府就是卢承庆所设羁縻都督府。西突厥是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无城郭宫室。千泉草原现存西突厥古迹只有几百座突厥石人墓。

  千泉西行下一站是俱兰城。正如王治来先生指出的,俱兰在今哈萨克斯坦南境卢戈沃依[13]77。这里是天山脚下塔拉斯河谷游牧与农耕文明的交汇之地。现存古迹有“宫殿、瞭望塔、防御工事、市场等体现城市文化的遗迹,以及驿站、萨满教、伊斯兰教遗迹”。2014年,俱兰城与“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路网”33处遗址一起,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17]2-14。乾陵蕃臣石像左二碑第九人衔名:“故右金吾卫将军兼俱兰都督阙俟斤阿悉吉那勒。”[16]392这个俱兰都督府当即卢承庆所设羁縻都督府。

  由于突骑施可汗不断擅自扩充地盘,唐玄宗派十姓可汗阿史那昕前往七河流域维持西域纲纪。天宝元年(742)四月,“上发兵纳十姓可汗阿史那昕于突骑施,至俱兰城,为莫贺达干所杀”[2]6854。怛逻斯之役停战不久,阿拉伯军队便从中亚撤军,七河流域被葛逻禄人占据。《世界境域志》记载:“俱兰是一个小地区,与穆斯林世界相接。其地有农业。”[13]77可知俱兰城一度成为伊斯兰与非伊斯兰世界之分界。

  俱兰城西行下一站是税建城,《资治通鉴》称作“曳建城”,在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州科斯托比(Kostobe)古城。2014年,该古城与“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33处遗址一起,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如果税建城即科斯托比古城,那么,该古城与怛逻斯城相距106公里,而非《新唐书·地理志》所说只有“十里”之程。

  1970年,在长安城兴化坊(今西安南郊何家村)发现一处唐代金银器窖藏,在两个高65厘米、腹径60厘米的巨瓮和一件高30厘米、腹径25厘米的大银罐中,贮藏了金银器、玉器、宝石、金石饰物、银铤、银饼和药材等千余件。其中金银器达265件,今称“何家村唐代金银器窖藏”。这个窖藏出土了东罗马金币、萨珊波斯银币、高昌吉利以及日本古钱和同开珎,可谓尽收天下宝物。据郭沫若考证,这批窖藏文物原为兴化坊邠王守礼府中财物。“安史之乱”时仓促埋下,后来未能挖出而保留到现代[18]。《旧唐书·突厥传》记载:西突厥“统叶护可汗,勇而有谋……其西域诸国王悉授颉利发,并遣吐屯一人监统之,督其征赋。西戎之盛,未之有也”[19]5181。在西安何家村唐代金银器窖藏中,有两件文物和西突厥密切相关。一件是高昌国发行的钱币“高昌吉利”。吐鲁番出土粟特买婢契曰:“时唯秦城延寿年间,天神、伟大的希利发、国王陛下嗣位之十六年,汉语称五月,粟特语称十二月,己亥岁(贞观十三年/639年),二十七日。茲于秦城(指高昌城)市场,当众人之面,沙门乘军,也即石族人乌塔之子从康国人突德迦之子六获处得到一奴婢。此婢为曹族人,生于突厥斯坦,名曰优婆遮。他为此支付高纯度的卑路斯钱120德拉克麦。”[20]正如王永生指出的,希利发就是高昌吉利钱所谓“吉利”,实乃西突厥给高昌王的封号。其名来自突厥语iltbar(或译“颉利发”)[21]25-27。

  另一件和西突厥相关的文物是突厥式银壶,据中国国家博物馆孙机考证,何家村唐代金银器窖藏出土折肩单耳罐应为突厥银器[22]260-264。阿斯塔纳第307号墓出土《高昌国供食账》提到“贪旱珂寒金师”。所谓“贪旱”,指高昌国北山“贪汗山”(今天山博格达峰)。这位突厥金师当即游牧于贪汗山的西突厥沙陀部可汗御用金匠[23]14,而何家村金银器窖藏出土突厥银壶为我们了解西突厥金银器工艺提供了重要标本。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