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历史文献学
读《五年琱生尊》札记
2015年10月20日 21: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毅忠 字号

内容摘要:摘要:通过对《五年琱生尊》中君氏之命的释读,并联系琱生三器,得以厘清铭文中各人物的身份及关系。三器连读后人物身份与关系一目了然:召伯虎伯氏召伯虎之母君氏=幽姜召伯虎之父幽伯召伯虎之妻妇氏公1召伯虎与琱生的共祖召公公2宗君一方公3召伯虎对琱生的尊称。同时,从这三器铭文还可看出西周中后期周王的权力触角可达家族内部(至少在这一时期的王畿地区如此),在分族过程中,尽管家族在财产、人员等方面具有自主性,其分割可以由家族内部协商,但需向官方提交报备,最终还要由官方加以确认并形成文书。[2]铭文分别参考李学勤:《琱生诸器铭文联读研究》,《文物》2007年第8期、王辉:《琱生三器考释》,《考古学报》2008年第1期、冯时:《琱生三器铭文研究》,《考古》2010年第1期等释文。

关键词:召伯虎;君氏;生三器;铭文;伯氏;财产;分割;家族;研究;土田

作者简介:

  摘  要:通过对《五年琱生尊》中君氏之命的释读,并联系琱生三器,得以厘清铭文中各人物的身份及关系。三器所载事件的原因在于,琱生分族后,与宗君召伯因财产等分割不清而导致族众争讼,对此,两家在商议好分割比例后,交由官方确认,使此事得到解决。三器不仅为研究西周时期家族内部关系提供了直接材料,而且也反映出当时公权力的渗透深度。

  关键词:琱生 召伯虎 西周 家族

  作者简介:李毅忠(1978—),男,四川营山人,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先秦史。

 

  《五年琱生尊》于2006年11月出土后,其铭文提供的新资料将传世的《五年琱生簋》、《六年琱生簋(召伯虎簋)》[1](下分别称《五年尊》、《五年簋》、《六年簋》)的铭文前后串联,使我们得以了解这三器所载事件的全过程。对于传世二器,各家已有释读,既解决了很多问题,却也留下了许多令人困惑的疑点,《五年尊》出土后,学界通过三器连读,取得了很多研究成果,但仍然残存着一些问题。本文拟通过对《五年尊》中“君氏”的一段命辞铭文的释读,联系另外二器,对其中若干问题,提出一些粗浅看法。

  现综合各家研究成果,结合自己的理解,先将三器铭文释写如下,对于已得到公认的释读,采用通行的文字而不另行标注:[2]

  《五年簋》铭文:

  唯五年正月己丑,琱生有事,召来合事。余献妇氏以壶,告曰:“以君氏令曰:余老之,公仆庸土田多誎,弋(式)伯氏从许,公(宕)其三,汝则宕其二;公宕其二,汝则宕其一。余鼄(惠)于君氏大璋,报妇氏束帛,璜。”召伯虎曰:“余既我考我母令,余弗敢乱,余或致我考我母令。”琱生则堇(觐)圭。

  《五年尊》铭文:

  唯五年九月初吉,召姜以琱生五、、壶两。以君氏命曰:“余老止(之),我仆庸土田多束(誎),弋(式)许勿封散亡。余(宕)其参(叁),汝宕其贰。其(兄)公、其弟乃。”余鼄(惠)大章(璋),报妇氏帛束、璜一,有司眔盥两、屖(犀)。琱生对扬朕宗君休,用作召公尊,用祈彔(禄),得纯灵终,子孙永宝用之享。其有敢乱,兹命曰:“汝事召人,公则明亟(殛)。”

  《六年簋》铭文:

  唯六年四月甲子,王在镐。召伯虎告曰:“余告庆。”曰:“公厥禀贝,用狱誎,为伯有袛有成,亦我考幽伯幽姜令。”余告庆,余以邑有司:余典毋敢封。今余既有司曰:令。今余既一名典,献伯氏,则报璧。琱生对扬朕宗君休,用作朕剌(烈)祖召公尝簋,其万年,子子孙孙宝用享于宗。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宇)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