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历史文献学
重估与拓新 ——《四库全书总目》研究的推进
2017年12月26日 09:1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何宗美 字号

内容摘要:《四库全书总目》(以下简称《总目》)这部集古代书目著述和学术批评之大成的巨著,对审视中国学术研究传统意义非同一般。特别是《总目》在以时为经、以书为纬的巨大脉络中,将中国古代经学、史学、子学和文学的历史及其演变做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梳理、大审视,从而完成了中国第一部具有特殊意义的经学通史、史学通史、子学通史和文学通史的书写,堪为书目叙录形式的经、史、子、集之通史。《总目》批评研究,则以《总目》经、史、子、集批评为研究对象和内容,从宏观、微观两个视角加以考察和辨证,立足于《总目》批评对象的文本真实,以历史还原为基本方法,旨在反思《总目》批评的是非真伪,同时对《总目》批评本身的合理性提出拷问。

关键词:研究;学术;批评;通史;还原;约束;书目;四库全书;经学;中国

作者简介:

  《四库全书总目》(以下简称《总目》)这部集古代书目著述和学术批评之大成的巨著,对审视中国学术研究传统意义非同一般。为了真正发挥“学问之门径”的作用,当前对《总目》的研究正在大力推进,发展势头喜人。

  价值重估

  通过《总目》几乎可以展开对中国古代典籍主体的宏大研究。这部书几乎包括了中国古代典籍的主体部分——“《四库总目》所录,凡一万零五百八十五种,十七万一千五百五十八卷”,这是个巨大的文献量。《总目》研究对象所涉达一万多种典籍,从其记录的时间而言,上起先秦,下至清中期,浩如烟海的文献总量和绵延数千年的悠久历史,构成了“四库学”研究的巨大武库和展开空间。

  通过《总目》几乎可以展开对中国古代知识谱系的整体研究。《四库全书》及《总目》将中国古代典籍分为经、史、子、集四大板块。其中,经又分易、书、诗、礼、春秋等十小类;史又分正史、编年、纪事本末、别史等十五小类;子又分儒家、兵家、法家、农家等十四小类;集又分楚辞、别集、总集、诗文评、词曲五小类。由此形成浩如烟海、经纬天地、包举洪纤、综括百家的超大型文献宏构和知识宏构。特别是《总目》在以时为经、以书为纬的巨大脉络中,将中国古代经学、史学、子学和文学的历史及其演变做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梳理、大审视,从而完成了中国第一部具有特殊意义的经学通史、史学通史、子学通史和文学通史的书写,堪为书目叙录形式的经、史、子、集之通史。一部皇皇二百卷的《总目》,包含四大通史在其中,且在四大通史之下,又细分具体门类史,如经学通史下涵盖易学史等九个分支,这样不仅将经学史做了学理上的全面展开和总结,同时各个分支又自成体系,如史学、子学、文学一皆如是。以此而言,《总目》是一部融贯百史于一体的大通史、大专门史,它对中国古代思想通史、学术通史和文学通史等的研究和书写,具有开创意义。“四库学”研究面对的不仅是一个宏大的文献体系,而且是一个宏大的知识星系,这也构成它绝无仅有的学术地位和价值。

  通过《总目》几乎可以涉猎传统中国学的基本门径。张之洞曾说:“将《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读一过,即略知学问门径矣。”梁启超指出:“四库馆就是汉学家大本营,《四库提要》就是汉学思想的结晶体。”《四库全书》规模宏大,《总目》及其编纂过程包含了中国固有学术思想和学术方法的丰富内涵,加之它诞生于通常所说的乾嘉学术之高峰时期,这决定了它代表难以达到的高度。作为乾嘉学术代表人物的馆臣,对中国固有学术运用得炉火纯青;作为乾嘉学术代表作的《总目》,为后世提供了无限的学术宝藏,包括目录学、版本学、辑佚学、校勘学、辨伪学、考据学、编纂学等。这些无一不是《总目》价值点所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