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历史文献学
对历史负责,出版背后的学术立场
2018年11月06日 09:38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陈平原 字号
关键词:学术;古籍;整理;出版;可持续发展;中国文化;创新

内容摘要:一个时代学术、思想及文化的进步,取决于创新与守成之间的巨大张力。若以旧时航海为例,前者如高扬的风帆,后者则是沉潜的压舱石。外行只见新旧之间的对峙与碰撞,内行方才明了二者的相辅相成。没有传统根基的创新,不是前途无量、可持续发展的“新”。从1958年国务院在京召开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成立大会起,这六大任务——整理和出版中国古代名著基本读物、出版重要古籍的集解、整理和出版总集或丛书、出版古籍的今译本、重印/影印古籍、整理和出版有关古籍的工具书——便始终在积极推进中,也取得了耀眼的业绩。”对于后一个传统的“接纳、反思、批评、拓展”,必须伴随着近代文献的搜集与整理。史料乃学术之本,没有相对完善的资料积累,学界很难展开深入研究。

关键词:学术;古籍;整理;出版;可持续发展;中国文化;创新

作者简介:

  一个时代学术、思想及文化的进步,取决于创新与守成之间的巨大张力。若以旧时航海为例,前者如高扬的风帆,后者则是沉潜的压舱石。外行只见新旧之间的对峙与碰撞,内行方才明了二者的相辅相成。没有传统根基的创新,不是前途无量、可持续发展的“新”;没有未来导向的守成,也不是蕴藏无限生机、蓄势待发的“旧”。理想的状态,应该是求新求变的异说纷纭,与求稳求真的泰山不移构成合力,且相得益彰。

  不管守成还是创新,都必须对传统保有某种温情与敬意。这里所说的传统,既是精神境界,也是物质形态——那些记载或蕴涵着史事人物、道德文章、嘉言懿行、人情物理的典籍,是一个民族最值得宝贵的文化遗产。这就难怪,学界、民间及政府均对此高度重视。从1958年国务院在京召开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成立大会起,这六大任务——整理和出版中国古代名著基本读物、出版重要古籍的集解、整理和出版总集或丛书、出版古籍的今译本、重印/影印古籍、整理和出版有关古籍的工具书——便始终在积极推进中,也取得了耀眼的业绩。再加上近年各种数据库的建立与完善,今人若想读古书(不谈能力及趣味),逐渐变得唾手可得了。

  相对来说,近代文献的搜集与整理,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我曾多次提及:“中国人说‘传统’,往往指的是遥远的过去,比如辛亥革命以前的中国文化,尤其是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其实,晚清以降的中国文化、思想、学术,早就构成了一个新的传统。可以这么说,以孔夫子为代表的中国文化,是一个伟大的传统;以蔡元培、陈独秀、李大钊、胡适、鲁迅为代表的‘五四’新文化,也是一个伟大的传统。某种意义上,对于后一个传统的接纳、反思、批评、拓展,更是当务之急,因其更为切近当下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与之血肉相连,更有可能影响其安身立命。”对于后一个传统的“接纳、反思、批评、拓展”,必须伴随着近代文献的搜集与整理。可惜目前这方面的工作,尚未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层面。

  考虑到大部分晚清及民国图书的纸张十分脆弱,经不起再三翻阅,很多图书馆已不再出借了。这个时候,采取必要的保护手段,让更多作品能长期保存且传承下去,变得刻不容缓。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趣味,今人的选择不一定准确,不妨把眼光放远、门槛降低,借助新的技术手段,让更多图书入围,尽可能扩大保护圈。表面上看,这只是出版行为,可背后隐含着学术立场,那就是取“守先待后”的姿态,对历史负责。

  史料乃学术之本,没有相对完善的资料积累,学界很难展开深入研究。在此意义上,存一代文献,乃学者及出版社的共同责任。

  

作者简介

姓名:陈平原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中文系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实习编辑曹新月)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