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历史文献学
出土简牍与秦汉历史图景的重绘
2019年03月08日 09: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沈刚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秦汉时代距今久远,留存下来的传世文献数量有限,做具体研究时不免捉襟见肘,因而研究者对这一时段的材料渴求尤为强烈。针对一个多世纪前出土的西北汉塞简牍,王国维在20世纪20年代就认为是当时史学的四大发现。与此相比,近二三十年来,考古发掘和国内高校购藏的简牍呈几何级数递增。同时,居延汉简等早年公布的大宗简牍也重新整理出新的图版和释文,并且随简文公布的考古学信息也更为丰富。近年来,秦汉史领域以简牍作为研究对象的成果比例激增,成为热点之一。这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秦汉史研究的生态,体现出学术研究的时代特征。

  秦汉简牍史料有其特点

  流传至今的秦汉传世文献,以正史为主,包括史部和子部文献,都是经过史家选择、剪裁过的史料,而中国传统史学有经世致用的理想,因而不免或多或少地蒙上主观色彩。简帛是当时书写的主要载体,其内容多样,而且无记载历史的自觉性,正因为如此,它们表现出与一些传世文献不同的特点。

  首先,材料的原始性。目前所见简牍大致可以分为文书和典籍两大类,前者是政府日常行政档案、法律文书等;后者为当时学习或刊用的书籍等。这些都是当时的实用品或对实用文书的模仿(如墓葬中的告地策),是反映当时社会各方面的原生态材料,对于现代史家来说是第一手文献。

  其次,与传世文献的互补性。传世文献以正史为主体,列入纪传的人物以皇帝、高官、贵族为主,虽然也有现代史学更为关注的经济、社会史材料,以及普通人的历史,但从体量看,并非主流,只是作为背景或底色存在。同样,政论家和思想家留存下来的文字,目的在于表达其观点。目前公布的简牍资料恰恰相反,比如以里耶秦简、走马楼吴简为代表的地方郡县行政文书,居延汉简为代表的西北汉塞军政文书等,它们记载了基层官吏年复一年的繁琐工作,而这是保证帝国运转的基础。

  再次,简牍文献内容的复杂性。在纸张作为书写载体普及之前,简帛承担了这一功能。承载日常书写信息的职能导致其内容多样且庞杂,包括当时人日常行为和思想意识需要诉诸文字的所有记录,既有反映知识体系的典籍,也有民间信仰的数术;既有行之于帝国的法律,也有依据制度行事的日常繁复行政。即使我们以“后见之明”做出分类,也难以完全区分其间复杂的情况。

作者简介

姓名:沈刚 工作单位: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