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随笔
岑仲勉与李小缘交往考略
2019年11月18日 09:1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姜庆刚 字号

内容摘要:岑仲勉(1886—1961),历史学家,原名汝懋,字仲勉,广东顺德人。晚年任教于中山大学,著有《隋唐史》《西周社会制度问题》《黄河变迁史》《府兵制度研究》等。从岑仲勉与李小缘生平来看,两位先生治学道路差别很大。岑先生所学专业及职业与学术研究相距甚远,其走上学术道路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岑仲勉(1886—1961),历史学家,原名汝懋,字仲勉,广东顺德人。晚年任教于中山大学,著有《隋唐史》《西周社会制度问题》《黄河变迁史》《府兵制度研究》等。岑仲勉没有日记留存,这给后人了解其生平带来很大困难。岑仲勉在治学过程中曾与李小缘有多年的交往,尚未为学界所知,本文拟对两位先生的友谊及相关情况略作考察。

  从岑仲勉与李小缘生平来看,两位先生治学道路差别很大。岑先生所学专业及职业与学术研究相距甚远,其走上学术道路,更多的是个人兴趣爱好。李小缘就读于金陵大学,后在美国留学,回国后积极投身图书馆学事业。因此,虽然岑仲勉年长李小缘十余岁,但是在当时学术界,李小缘的影响却大于岑仲勉。两位先生何时相识已很难考证,据笔者掌握的资料,他们的交往始于岑仲勉在《金陵学报》(第四卷第二期1934年11月)发表《读西辽史书所见》。

  岑仲勉在广州圣心中学任职期间,曾在校刊《圣心》发表《唐代图婆与爪哇》《掘伦与昆仑》《唐代大食七属国考证——耶路撒冷在中国史上最古之译名》《南海昆仑与昆仑山之最初译名及其附近诸国》《再说大食七属国》等一系列有关史地考证的文章。他将这些文章寄给北平辅仁大学校长陈垣,引起陈垣、傅斯年、陈寅恪、顾颉刚等学者的注意。顾颉刚读到岑仲勉作品后,大为赞赏,邀请其为《禹贡》杂志撰写文章,但《禹贡》主要探讨中国古代历史地理问题,岑仲勉婉拒了这份盛情。他在1934年6月22日致陈垣信中提到:“《禹贡》重在国地,与勉最近所探讨不同,率尔操觚,恐无当处。”(《陈垣来往书信集》三联书店2010年版,第569页)

  应该是在这封书信前后,岑仲勉投稿给李小缘主编的《金陵学报》。《金陵学报》创刊于1931年,半年刊,每年5月、11月出版,早期不分文理版,第三卷开始分文史版和理科版。由于得到哈佛燕京学社资助,《金陵学报》不仅在国内发行,欧美、日本的大学等学术机构亦订阅这份杂志,以了解当时中国的学术研究等情况。投稿者也不限于金陵大学校内,范存忠、闻一多、陈梦家、谢国桢、王重民、方国瑜、孙文青、叶启勋等校外作者均曾在此发表文章。

  岑仲勉的《读西辽史书所见》对梁园东(1901—1968)翻译俄国学者布莱资须纳德《西辽史》中涉及的大石西迁原因、耶律大石称帝之年、大石西征时之取道、西辽疆域之四至等问题进行考证。在“本期撰述人略历”中提到岑仲勉“著有《佛游天竺记考释》等书,其余论文散见于圣心中学《圣心》杂志,多精覈之论”。李小缘作为主编,阅读过岑先生这些论文,并对其赞誉有加。此后,岑仲勉又在《金陵学报》发表文章,南京大学图书馆所藏岑先生书信谈及这一问题。

  小缘先生:

  久不通候为歉,兹有拙稿二册挂号另邮寄呈,幸祈教正。贵处《日人研究中国学术》一书已否出版?该价若干?便祈示悉为荷。专此并颂撰祺。弟岑仲勉启。三(月)二十(日)。

  此信未署年份,从用笺“禁烟督察处潼关会计专员办公室用笺”及内容推断为1936年。信中提到“拙稿二册”,应指岑仲勉在《金陵学报》(第六卷第二期1936年11月)发表的《明初曲先·阿端·安定·罕东四卫考》。1937年6月1日,岑仲勉致陈垣信中提到:“又《金陵》抽刊五本,另邮付呈,祈赐指正,幸甚。”(《陈垣来往书信集》三联书店2010年版,第586页),估计是《明初曲先·阿端·安定·罕东四卫考》的抽印本。

  信中咨询的“《日人研究中国学术》”即《最近日人研究中国学术之一斑》,是金陵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丛刊(乙种)中的一部,1936年出版。作者王古鲁,时任金陵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从岑仲勉关注此书来看,他对日本汉学研究动态十分关注,岑先生通晓英文、法文,这是其在边疆史地研究中取得丰硕成果的重要原因。

  岑仲勉在《金陵学报》发表的两篇文章均与中国边疆史地研究有关,反映出20世纪30年代国内学术热点。李小缘早年在美国留学时期就注重有关中国边疆史料搜集工作,当时正从事《云南书目》的编纂,《金陵学报》亦经常发表有关边疆学、敦煌学方面的文章。

  中国传统学术传播主要是通过师承关系和师友之间讨论进行,近代以来,随着新式学堂建立,传统学术传授途径被打破,各类学术刊物的出现加速了学术成果传播速度,降低了治学门槛,读者可以通过这些杂志了解最新的科研成果和学术动态。同时,也为年轻学者、非学术中心地区学者提供了平台,他们通过在学报发表文章而崭露头角。而岑仲勉在史学界被肯定,除《圣心》杂志外,也离不开《金陵学报》《辅仁学志》等专业期刊的作用。由于其研究成果得到认可,岑仲勉于1937年到“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任职,开始专职学术生涯。此后不久,全面抗战爆发后,李小缘任职的金陵大学西迁成都,岑仲勉所在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先到长沙,后到昆明,最后辗转到四川南溪李庄。两位先生的联系中断数年之久,从岑仲勉的书信,我们可以了解这一情况。

  小缘先生有道:

  大示暨惠件陆续奉到,素承奖爱,极愿图效,惟拙稿十余篇都已沦陷港沪,向来为文,率不起草,无从忆述,俟有所见,定当勉学涂鸦以求塞责也。先此布复,并颂撰祺。弟岑仲勉谨启。九(月)十九(日)。

  此信未署年份,有李小缘1942年9月28日收到的批注,以及“李庄五号信箱”字迹。从内容来看,李小缘向岑仲勉约稿,因日军1941年12月发动太平洋战争,占领香港及上海的英美法等国租界,岑仲勉众多稿件散失,暂时无法为《金陵学报》投稿,他深表歉意。不过岑仲勉并未负李小缘之约,由于华西大学、齐鲁大学、燕京大学、金陵大学联合主办《中国文化研究汇刊》,《金陵学报》停刊。岑仲勉的《卫拉特即卫律说》《突厥马之输唐与其Tamga》先后发表在金陵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出版的《边疆研究论丛》。《边疆研究论丛》主编是徐益棠,李小缘亦参与编辑工作,可见,岑仲勉与李小缘之间书信不止目前所知的两封,惜战乱及社会动荡等原因,已经散失,实在是不小的遗憾。

  岑仲勉在《金陵学报》《边疆研究论丛》发表的四篇文章,涉及内容跨度很大,但是都源于他善于利用“对音”研究,发现中文文献中问题,在参考外文文献的基础上,广征博引,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这些成果的取得,得益于岑先生扎实的外文基础,以及早年长期从事细致考据工作的作风。

  在夏鼐的日记中,有岑仲勉、李小缘交往的一则记载。日记记载1947年12月20日:“中午与岑仲勉、王之屏、劳贞一诸先生赴南山餐厅,应陈裕光、李小缘二先生之约也,在座者尚有陈恭禄、王绳祖、韩儒林、贺昌群、曾昭燏、向觉明诸先生。”此次聚餐组织者为金陵大学校长陈裕光和李小缘,参加者均为南京地区知名学者。因相关资料缺乏,我们尚难获知岑、李两位先生此后交往的情况,不过,两位先生十余年交往中君子之交的风范,值得我们学习和敬仰。

  

   (作者单位:江西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姜庆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