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史家
一封沈从文佚信中的文史交谊
2018年09月19日 10:18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刘宜庆 字号
关键词:沈从文;王献唐;王际真;艺术;信札;周刊;先生;信封;金石;信函

内容摘要:在展柜发现沈从文致王献唐信札一通。沈从文的章草高古、简约,独具一格,一看便知,这是沈从文的墨迹。司徒乔、沈从文顿首这是沈从文和司徒乔发给山东省图书馆馆长王献唐的约稿函。收信人王献唐这通短札连着三位人物,作家沈从文、画家司徒乔、学者王献唐。——沈从文致王际真1931年于上海总之,沈从文与王际真、王际可兄弟的友情诚挚,与王际真的友情更是弥足珍贵。据王献唐《五灯精舍日记》1935年 1月 19日载:“王际可来,带沈从文一函,嘱余为《大公报·艺术周刊》撰文,附《周刊》一卷”。学界伉俪张书学、李勇慧编撰的《王献唐年谱长编》(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中可以看到这封信札的释文以及详细注释,这封信也收录在他们正在增订的《王献唐师友书札》(下册)中。

关键词:沈从文;王献唐;王际真;艺术;信札;周刊;先生;信封;金石;信函

作者简介:

  2016年12月2日,笔者在青岛书房看王献唐诞辰120周年信札手稿书籍展。在展柜发现沈从文致王献唐信札一通。沈从文的章草高古、简约,独具一格,一看便知,这是沈从文的墨迹。随后,王献唐先生的曾孙王书林拍摄了信札和信封,发来邮件。

  仔细看这通信札,感觉《沈从文全集》未收录。于是,将信封和信札,发了微信朋友圈。青岛大学文学院周海波教授告诉我,《沈从文全集》未收录此信。后来,笔者又向张新颖教授求证,他的回复亦是没有收录。笔者又在青岛市市南区图书馆查阅《沈从文全集》(增订版)书信部分,没有查到。这是一封沈从文的佚信,短札,信息含量大,又没有时间落款,特撰写此文解读。

  从信封推断写信时间

  信封带有“私立武昌文华图书馆学专科学校缄”字样。最初,我判断这封信函的写作时间,是沈从文1930年9月16日开始在武汉大学执教时期。

  1930年暑假,沈从文放弃了上海中国公学的教职,打算到新成立的国立青岛大学任教。是年8月17日,沈从文在致胡适的信中说:“中公的课程我想不担任了,我过青大去。理由是中公方面我总觉得没有东西可教,预备也不行,恐怕泼汤,至于青大,则初初开学,我胡涂也容易混得去,所以拿了他们的路费,预备月底动身。”然而,沈从文赴青大执教未果,是因为中原大战爆发的缘故。8月20日,沈从文在给王际真的信函中说:“中国之内战又过济南向北而进,天津北平之间火车也不通,天之戾将于人,固亦近于自然矣。”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之间的中原大战,战火燃烧到山东,交通不便,沈从文没有到青大执教。在胡适和徐志摩的推荐下,到了武汉大学中文系教“新文学研究”和“小说习作”课程,此时,陈西滢担任武汉大学文学院院长。沈从文在武汉大学只执教了这一个学期。1931年春,因为沈从文营救丁玲,错过了武汉大学的开学时间,这个学期未到校。

  沈从文写给王献唐的这封信,看信封上的这几个字,很容易想到此函是武汉大学执教时期。

  为《大公报·艺术周刊》约稿

  青岛书法家孟庆泰先生给出信函释文后,信函的写作时间可以判定。先来看一下信函释文:

  献唐先生:

  昨托王际可先生便致一缄,想尘清鉴。《艺周》深盼先生能赐一大著,以光篇幅。如于二月中此间即可得尊作,载一专刊,殊感幸也。此间所谓艺术,范围极宽,就贵馆甆、铜各器作一文章,亦复佳士!专此,并候安吉。

  司徒乔、沈从文顿首

  这是沈从文和司徒乔发给山东省图书馆馆长王献唐的约稿函。

  1923年,沈从文在燕京大学认识了司徒乔。沈从文在回忆司徒乔的文章中说:“我刚到北京的第二年,带着我的那份乡下人模样和一份求知的欲望,和燕京大学的一些学生开始了交往。最熟的是董景天,可说是最早欣赏我的好友之一人。当时的燕京大学校址在盔甲厂。一次,在董景天的宿舍里我见到了司徒乔。”沈从文到司徒乔的宿舍参观,看到司徒乔画的人物速写,非常赞赏:“那些实实在在、平凡、普通、底层百姓的形象,与我记忆中活跃着的家乡人民有些相象又有些不同,但我感到亲切,感到特别大的兴趣。”为人素朴的司徒乔和沈从文成了极好的朋友。

  1933年,沈从文辞去青岛山大的教职,在杨振声的邀请下,开始编辑《大公报·文艺副刊》。这次回到北平后,他和司徒乔重逢,“感觉格外亲切”。司徒乔为泰戈尔画过像,为周氏兄弟画过像,也为沈从文画了一幅像。这幅肖像成为一件纪念品,是两人友情的见证,沈从文在动荡的时代时时带在身边。

  1934年6月25日,沈从文参加《大公报·文艺副刊》在会贤堂举办的午宴。宴会结束后,沈从文与朱自清同到司徒乔家中看画,并商量如何办《大公报·艺术周刊》。10月7日,由司徒乔主编的《大公报·艺术周刊》创刊,沈从文为之写了代发刊词《艺术周刊的诞生》。

  按照沈从文对《艺术周刊》的设想,一面将系统地介绍些外国作品与作家思想生活,一面将系统地介绍些中国的东西。在发刊词中,沈从文透露,艺术周刊广泛地向各位专家约稿:

  如容希白先生对于铜器花纹,徐中舒对于古陶器,郑振铎对于明清木刻画,梁思成、林徽音对于中国古建筑,郑颖孙对于音乐与园林布置,林宰平、卓君庸对于草字,邓叔存、凌叔华、杨振声对于古画,贺昌群对于汉唐壁画,罗睺对于希腊艺术,以及向觉明、王庸、刘直之、秦宣夫诸先生的文章,到时图片与文章的安排,若超过了篇幅还很费事。

  沈从文希望,学艺术的人,“创一派,走一新路,皆不能徒想抛开历史,却很可以运用历史”。“从事艺术的人,皆能认识清楚只有最善于运用现有各种遗产的艺术家,方能创造他自己时代的新纪录。”

  在这种背景下,沈从文执笔写信,向王献唐约稿,“就贵馆瓷、铜各器作一文章,亦復佳士(事)”。信函时间当在1934年10月7日《大公报·艺术周刊》创刊后,从信中“如於二月中”之句推断,写信日期可能在1935年初。

  司徒乔擅长油画和水彩画,被誉为中国现代艺坛上的先锋之一。抗战期间,司徒乔远走边疆,采风问俗,描写实景,他的战灾写生和巨幅油画《国殇》有“一股爱护国家民族的洪流,同情人类的爱力”。

  司徒乔主编《大公报·艺术周刊》时,他患肺病,“疗养院住不起,在什刹海冰窖旁安了家”。这一时期的工作和生活,他的妻子冯伊湄在《司徒乔:未完成的画》一书中写道:“当时,周刊只能介绍一些纯技术性的理论文章。林宰平、许地山、邓以蛰等老前辈很热情地写稿,乔自己也介绍一些西欧著名的画家——如罗丹、米勒……他使用文字不如使用色和线来得方便,使用中文不如使用英文来得流畅。这工作对他还是很吃力的。但同时也给他一个学习古典绘画理论一个好机会。……为给刊头找一条花边,可以翻十几册杂志。这时候他正迷上中国画,钻研中国画论兴趣特别高。他决心要补上他脑中的一角空白。”

  收信人王献唐

作者简介

姓名:刘宜庆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实习编辑曹新月)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