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史学理论与史学史
郑师渠:当下历史虚无主义之我见
2018年09月06日 10:06 来源:《历史研究》2015年第3期 作者:郑师渠 字号
关键词:毛泽东;历史虚无主义;中国共产党;梁漱溟;对待历史;失误;相对主义;历史认知;历史研究;历史真相

内容摘要:历史虚无主义是一种非理性的社会思潮和思想倾向,其特征主要为:一是否定历史的价值,尤其对本国的历史缺乏应有的敬意,一味抹杀,以为一无是处。二是借口历史认知存在相对性,随意歪曲历史真相,抹杀历史认知中既有的真理性,陷入了相对主义。梁漱溟与毛泽东发生过人所共知的冲突,事后曾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按道理他最易受情感驱使而贬抑毛泽东,但事实却相反。他晚年在回答外国学者关于怎样评价毛泽东的提问时表示:毛泽东晚年虽有错误,但他在中国和世界的历史上,都是仅见的伟大人物,“没有毛泽东不能有共产党,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这个是百分之百的事实,百分之百的事实。

关键词:毛泽东;历史虚无主义;中国共产党;梁漱溟;对待历史;失误;相对主义;历史认知;历史研究;历史真相

作者简介: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历史虚无主义是一种非理性的社会思潮和思想倾向,其特征主要为:一是否定历史的价值,尤其对本国的历史缺乏应有的敬意,一味抹杀,以为一无是处。二是借口历史认知存在相对性,随意歪曲历史真相,抹杀历史认知中既有的真理性,陷入了相对主义。

  当下历史虚无主义的泛起固然有多种原因,但除了极个别人有政治企图、欲借歪曲历史否定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之外,多数人就其主观因素而言,主要有三。

  一是对当下中国的时代性缺乏正确的体认。克罗齐的名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虽有失绝对化,但不乏辩证思维。人们对历史或历史问题进行思考,总会有一个观察点或出发点,它归根结底是与人们对身在其中的当下时代的体认紧密相关。当下中国的改革是在原有的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基础上的进一步深化与发展,与所谓改辙易帜渺不相涉。能否正确体认当下中国的时代性,这将深刻影响人们对待历史的态度。一些人错读当下的中国,认为它正“告别”社会主义,归趋西方资本主义旧轨。这些人误入历史虚无主义的迷津,也就不可避免。

  二是思想方法上的片面性。一些人看问题,不是将之置于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作综合的、长时段的考察,而是以偏概全、以今况古,便难免得出有失偏颇的结论。新中国建立后的前30年,党和国家的工作确实出现了许多失误,包括反右斗争的扩大化和“文化大革命”的劫难等,造成了不必要的严重损失。但是,因之便将这一时期说得一无是处,一片漆黑,加以全盘否定,却是不客观的。我们应当看到,这些失误是中国共产党在探索前无古人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上发生的偏差,事后也由它自身作了纠正。更重要的是,与此同时,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从一个一穷二白的旧中国变成了举世瞩目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包括大庆油田、两弹一星等在内,它在各方面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恰恰为后30年改革开放和新发展提供了前提条件。这不仅是指物质的条件,也包括思想的条件。看不到失误,引不出教训来;但只看到失误,看不到成就,见木不见林,并不足以言客观的历史真相,相反却易于陷入历史虚无主义。

  三是囿于个人情感,难以保持清醒的理性。超越情感因素,保持客观的态度,是从事历史研究的基本要求。历史上的种种失误,曾伤害了许多人,时光虽逝,往事并不如烟。一些曾不同程度受到过伤害(不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的人,心理阴影往往长期存在。他们中的一些人,对待历史问题,未能超越个人恩怨,自然会影响其知人论世的客观性。极少数人千方百计诋毁毛泽东,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缘于此。梁漱溟与毛泽东发生过人所共知的冲突,事后曾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按道理他最易受情感驱使而贬抑毛泽东,但事实却相反。他晚年在回答外国学者关于怎样评价毛泽东的提问时表示:毛泽东晚年虽有错误,但他在中国和世界的历史上,都是仅见的伟大人物,“没有毛泽东不能有共产党,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这个是百分之百的事实,百分之百的事实。”梁漱溟不愧是当代卓越的思想家,其刚直不阿的品质也表现在对毛泽东的公正评价上。如何超越个人恩怨,客观对待历史,梁漱溟为人们提供了绝好的范例。

  (本文原载于《历史研究》2015年第3期)

作者简介

姓名:郑师渠 工作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实习编辑曹新月)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