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中国古代史
中华创世神话专家谈 上古神话:具有进化能力的有机体 ——从鲧、禹叙事谈上古神话的演化与内涵
2017年07月31日 09:53 来源:文汇报 作者:毕旭玲 字号

内容摘要:鲧、禹是中国上古神话的重要人物,他们的神话也是上古神话中的重量级神话。从鲧神话、禹神话到大禹治水神话的几番组合与解构,虽因自然环境、社会环境、文化环境的变化而引发,却是上古神话有机体进化的典型表现。鲧的神话:海洋神话中的造地神话鲧的神话是鲧、禹神话中最早产生的部分。禹的神话:海洋神话中的治水神话禹的神话又是一则上古时期的海洋神话,产生于新石器时代中晚期,背景是大规模的海侵。鲧禹神话:男性神话在鲧神话与禹神话的流传过程中,两则神话发生了组合,演化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则男性神话——鲧禹神话。总之,上古神话是具有进化能力的有机体,从鲧、禹神话的组合与解构的过程中,可看到海洋神话到陆地神话的变迁,简单神话到复杂神话的成长。

关键词:洪水;部落;天神;氏族社会;进化;记录;形成;大禹治水神话;海洋;国语

作者简介:

  上古神话不是僵硬不变的文化事项,而是不断进化的有机体;上古神话不是一时一地形成的,而是在人类社会的发展演化中不断进化,最终形成较固定的主题与情节。

  上古神话具有繁殖能力,一个神话中可能派生出其他神话;上古神话具有变形能力,能融入历史,又能化为地方传说,但也因此常呈现片断化的特征,难以窥其原貌。

 

  上古神话是产生于原始社会的神圣叙事,是在原始先民尚不能把自己与自然界截然分开的情况下“创造”出来的。神话对原始先民来说,不是幻想,而是生活的一部分。

  上古神话具有两种基本功能:记录功能与解释功能。一方面,先民借助神话记录他们观察到的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重大变化,记录他们身边重要的人物、奇特的动植物以及重大变化;另一方面,先民借助神话解释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事物及它们之间的关系。民俗学家、人类学家、历史学家等对上古神话的研究主要基于上述两种基本功能。

  鲧、禹是中国上古神话的重要人物,他们的神话也是上古神话中的重量级神话。从鲧神话、禹神话到大禹治水神话的几番组合与解构,虽因自然环境、社会环境、文化环境的变化而引发,却是上古神话有机体进化的典型表现。

  鲧的神话:海洋神话中的造地神话

  鲧的神话是鲧、禹神话中最早产生的部分。古籍对鲧神话的记述常以“昔”字开头,如:“昔者鲧违帝命,殛之于羽山,化为黄熊以入于羽渊。”(《国语·晋语八》)“昔”的甲骨文字形是“(见图1)”或“(见图2)”,由“日”与“水”构成。有学者认为这样的字形取义于洪水之日,代表了古人不忘洪水之灾。事实上,旧石器时代与新石器时代交替时期确曾发生过一次全球性的大洪水。地理学家指出,距今约一万二千年前,地球最后一次冰期临近结束,全球开始变暖。随着冰川大量融化,各大洋水量猛增,海洋变得越来越深,大量陆地被淹没,很多原始人因此丧命。民俗学家在研究世界各地不同民族关于本民族文明起源的神话后,发现古老民族的早期神话普遍述及远古时期人类曾经历的大洪水,比如《圣经·创世纪》中的“诺亚方舟”。鲧的神话就是诞生在大洪水的背景下,《山海经·海内经》所记录的鲧神话这样开始:洪水滔天……

  洪水退去后,露出大片陆地。原始先民相信:这些供人类生息繁衍的土地是天神鲧降到人间后创造出来的。不少古籍记录了鲧盗天帝的息壤以堵塞洪水的情节。《山海经·海内经》说:“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息壤即生生不息之土壤,是天帝的宝物之一。在海洋灾难引发的洪水吞没人类生存的大片陆地之后,鲧偷盗了息壤,在一片汪洋之中创造出土地。但鲧的行动并未得到天帝的批准,所以天帝命令火神祝融在羽郊处死了鲧。这应该就是鲧神话的主要原貌。可以说,鲧的神话是原始海洋神话的一个组成部分,从海水中造出陆地来正反映了海陆变迁的过程。

  洪水因何而至?因为天帝降灾。最高天神降灾惩罚人类,这样的情节并非东方独有。《圣经·创世纪》说,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想将人类连同飞禽走兽都灭除。这样的情节上古神话中也有。《淮南子·淑真训》记录了西汉时期流传的历阳城沉没的传说。当鲧偷盗天帝的息壤去拯救洪水中的人类后,天帝处死了他,因为“不待帝命”。“不待帝命”正说明天帝并不想让人类尽快从这场洪水中解脱出来。为什么?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洪水是天帝降下的灾难。

  天神鲧如何解救洪水中的人类?以息壤堙之。“堙”是人类早期对抗洪水的方法。“堙”有两种含义,一是堵塞;二是将高的地方削平,用削下来的土石把低的地方填高。这些是原始人在与洪水斗争的过程中积累的经验。《淮南子·览冥训》说女娲就曾“以芦灰以止淫水”。芦灰,可能是草木灰,也可能是芦草与土、石搅拌在一起的混合物。用这些东西来堵塞洪水是“堙”的一种方法。而在低洼处,则用高处挖下来的土石垫高。当时,为防止洪水袭扰,很多部落将房屋、墓地等建在高台之上,称之为“墩”。考古发现,各种“墩”类遗址,很多是为防洪而垫高的人类居处遗存,如溧阳神墩遗址、昆山绰墩遗址、常州圩墩遗址等。在将低洼处填高的过程中,先民又总结出“障”的方法,如“鲧障洪水而殛死”(《国语·鲁语上》)。障,即堤障,筑起堤坝防御洪水。当然,鉴于先民聚落分散的现实,原始堤坝仅能在小范围内筑起。位于钱塘江入海口的慈溪童家岙文化遗址,是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存,曾发掘出两排西北到东南走向的平行木桩。考古学家猜测它是道路,但更可能是原始堤坝:两侧打木桩,内侧以席为墙,中间灌土,既可防止水土流失,也可抵抗潮水冲击,堤坝上可以行走。

  鲧因为私自窃取息壤而被天帝下令处死后神化为兽。人与兽之间的变形转换、生命不死,这些都是典型的原始思维。《左传·昭公七年》《国语·晋语八》等说鲧的尸体化为黄熊,《归藏·启筮》说鲧“化为黄龙”,《拾遗记》卷二说鲧“化为玄鱼”。屈原在其长诗《天问》中说,鲧的尸体化作黄熊,越过穷山的冈岩,到西方去请求巫师将他救活。在求医途中,他看见遭了洪水灾害的人民,流离失所,衣食难全,心里难过,还劝大家播种黑小米,除去杂草。如此,鲧的神话比较完整了。

  在鲧、禹神话中,鲧的神话发生最早,因而也是最模糊的。鲧是上古神话中的造地之神,其地位可能仅次于开辟之神盘古和造人之神女娲。在漫天洪水中创造了陆地的天神鲧,可能是继盘古之后最有牺牲精神的天神。由此,鲧在其后的几千年中一直被原始人敬仰和歌颂。据《国语·晋语八》记载,即使在迈入文明国家之后,夏、商、周三代还以郊祭典礼祭祀鲧。郊祭是由天子亲自主持的隆重典礼,夏、商、周三代天子郊祭鲧的事实说明鲧是重要的天神之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