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中国古代史
中山国相关史实申论
2018年03月12日 10: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怀通 字号

内容摘要:中山是春秋战国时代存立于燕南赵北(今河北省中部)的重要国家,公元前296年为赵国所灭。“中山之地,方五百里”,“战国所以盛衰,中山若隐为之枢辖”。20世纪70年代,中山故都遗址与王陵的发掘、中山王方壶等器物铭文的释读,丰富了中山后期史料。郦道元《水经注·滱水》云:“桓公不恤国政……今中山淫昏康乐,逞欲无度,其先亡矣”,似乎公元前408—前406年魏文侯派遣乐羊率军攻伐中山之时,正值中山桓公在位,因“不恤国政”而灭亡。从战国早期的政治军事形势以及中山所处地理位置看,不管中山武公表现如何,既然魏国已经下定消灭中山的决心,弱小的中山怎能抵挡得了呢?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山是春秋战国时代存立于燕南赵北(今河北省中部)的重要国家,公元前296年为赵国所灭。“中山之地,方五百里”,“战国所以盛衰,中山若隐为之枢辖”。然而,史籍对其史实记载既破碎又模糊。20世纪70年代,中山故都遗址与王陵的发掘、中山王方壶等器物铭文的释读,丰富了中山后期史料。近年来,清华简《系年》的发表、行唐故郡遗址与贵族墓葬的发掘,为重新思考中山国的一些问题提供了契机。

  白狄东迁华北平原

  中山作为一个国家,首见于《左传》定公四年所载“春三月”召陵之会上晋卿荀寅的讲话:“水潦方降,疾虐方起,中山不服”。同年《春秋》又记“秋七月……晋士鞅、卫孔圉帅师伐鲜虞”,依《左传》义例,鲜虞即为中山。在新近公布的清华简《系年》中,第十八章有“(晋)遂盟诸侯于召陵,伐中山。晋师大疫且饥,食人”。三者所讲为一事,可以互相参照,以还原这次晋伐中山之役的经过。

  春秋中山的建立者,学者公认是姬姓白狄鲜虞氏。春秋中期前,白狄主要活动于今陕西省北部、山西省西北部地区,之后陆续向东迁移,春秋中期偏晚,越过太行进入华北平原。公元前506年以前,白狄的分支鲜虞氏在今河北省中部一带建立中山国。在此之前的较长时期内,《国语》《左传》等不提中山,只提鲜虞或白狄。因此,段连勤《北狄族与中山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认为,当时白狄鲜虞氏尚处于部落联盟阶段。

  鲜虞部落联盟由鲜虞氏、肥氏、鼓氏、厹繇氏组成,鲜虞氏是其中最强大的氏族,在今河北省正定县、灵寿县、行唐县、定州市一带。2015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对行唐县南桥镇故郡村一处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遗址进行发掘。至2017年夏,清理东周时期墓葬29座,发现墓地以南的故郡城址等古文化遗存6处,初步确定故郡城址应与墓地密切相关。笔者估计,这个城址可能是鲜虞氏都邑。

  肥氏大约存立于白狄东出太行至鲁昭公十二年(前530)之前的时期内。《左传》昭公十二年载:“六月……晋荀吴伪会齐师者,假道于鲜虞,遂入昔阳。秋八月壬午,灭肥,以肥子绵皋归。”昔阳是肥氏的都邑,在今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

  鼓氏的存立时间比肥氏略多十余年。《左传》昭公十五年载:“秋,……晋荀吴帅师伐鲜虞,围鼓”,三月后“克鼓而反……以鼓子鸢鞮归。”昭公二十二年载:“晋之取鼓也,既献而反鼓子焉。又叛于鲜虞。六月,荀吴略东阳,使师伪籴者负甲以息于昔阳之门外,遂袭鼓,灭之,以鼓子鸢鞮归。”鼓氏领地在今河北省晋州市。

  厹繇领地在今山西省盂县。《吕氏春秋·权勋》载:“中山之国有厹繇者,智伯欲攻之而无道也,为铸大钟,方车二轨以遗之。厹繇之君将斩岸堙溪以迎钟。赤章蔓枝谏曰:‘……必欲攻我而无道也……君因斩岸堙溪以迎钟,师必随之。’不听……(赤章蔓枝)断毂而行,至卫七日而厹繇亡。”厹繇亡于晋国上卿智伯之手,而智伯于周贞定王十六年(前453)被赵、魏、韩消灭,那么厹繇灭亡至晚在公元前453年以前。

  有助于考察早期国家形态

  由以上鲜虞、肥、鼓、厹繇概况可知,鲜虞部落联盟有三个特点。其一,语言与中原华夏不同。氏族之一为厹繇,其首领名为赤章蔓枝、鸢鞮、绵皋,这些称谓可能是汉译,原本当为狄语。《左传》襄公十四年载,“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贽币不通,言语不达”,正是这种情况。其二,鲜虞部落联盟有都邑而无边防。晋灭肥、鼓,智灭厹繇,都是大军直奔城下。《左传》昭公十三年载:“鲜虞人闻晋师之悉起也,而不警边,且不修备。晋荀吴自著雍以上军侵鲜虞,及中人,驱冲兢,大获而归。”警边是中原华夏的卫国方式,而鲜虞不警边,说明其无边防。其三,鲜虞部落联盟的组织形式是血缘与地缘结合,以血缘为主。肥、鼓、鲜虞是氏族,昔阳、中人是居邑。联盟以氏族为号,说明血缘在联盟中居主导地位。《国语·晋语九》载,鼓氏之臣夙沙釐在鼓灭亡后说:“我君是事,非事土也。名曰君臣,岂曰土臣?”反映了鲜虞人轻国家而重血缘的部落联盟意识。

  鲜虞部落联盟的存立,与其经济形态和生活方式有密切关系。有学者认为鲜虞经营游牧生活,也有学者认为是游牧与农耕结合。其实,至春秋时代,包括鲜虞在内的戎狄已从事定居农业生活。林沄《戎狄非胡论》(《林沄学术文集》(二),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认为:“就中国长城内外的华北地区而言,则从现有的考古发现已可断言,并非自古以来就是游牧地区”,“中国北方地区在新石器时代广布着农业定居居民,从夏代开始的气候干冷化过程,也并未很快就使这一地区变成游牧地带……并没有记载说他们是‘随畜牧而转移’的游牧人。相反,有些文献中明确记录了戎狄是有城的。”结合《左传》等所载鲜虞人的昔阳、左人、中人等城邑,可知包括鲜虞部落联盟在内的戎狄的生活方式并非游牧,而是定居农业。

  《史记·夏本纪》云:“禹为姒姓,其后分封,用国为姓”,《殷本纪》云:“契为子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秦本纪》云:“秦之先为嬴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嬴姓是古老的东方部族,国家结构与社会政治生活带有部落联盟遗存,所谓“用国为姓”、“以国为姓”,就是血缘与地缘结合。由于材料缺乏,今人对这种结合的认识较为茫然,常常不得不运用美洲印第安人易洛魁部落的资料,作为考察华夏部落联盟的参照。鲜虞部落联盟为相关研究增加了本土内容,况且白狄为姬姓,与黄帝同姓,与华夏同出一系,对于考察华夏早期国家形态,其价值更为凸显。

作者简介

姓名:张怀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