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中国古代史
东周楚人身体审美与服饰时尚
2018年04月25日 09:22 来源:《江汉论坛》 作者:郭丰秋 刘玉堂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 东周楚人在身体审美上虽受到中原文化“文质彬彬”身体观的影响,却又追求“细、长、丽”的身体形象,表现出强烈的感官性和娱神乐鬼特征。相应地,楚人的服饰时尚呈现出“瘦长、繁盛、新奇”的特点。究其原因,楚地特有的自然环境、巫风巫俗及其与中原文化若即若离的关系是形成上述现象的主要因素。

  关 键 词: 楚人 身体审美 服饰时尚

  作者简介: 郭丰秋,武汉纺织大学服装学院副教授;刘玉堂,湖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基金项目: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楚文化元素在现代服装设计中的传承与应用研究”(15BG091);武汉纺织大学科技创新计划项目“‘一带一路’背景下楚文化时尚传播路径研究”(20163)

 

  楚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一直都抱着“重北轻南。重河轻江,重黄轻炎,重龙轻凤,重儒轻道”的态度,随着楚地出土文物的不断涌现,楚文化的璀璨独特得到重视①。楚人服饰是楚文化的主要载体,学界大多从历史、考古或艺术的角度进行探究,如沈从文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张正明的《楚文化史》、彭浩的《楚人的纺织与服饰》、姚伟钧的《简论楚服》等,但很少有人从身体的角度来考察楚人服饰的独特性。英国社会学家布莱恩·特纳认为,这是一个“身体社会崛起”的时代,“从艺术、社会科学到生物科学的众多领域里,我们对身体的认知都取得了进步”②。传统的服饰研究方法也开始转型,乔安妮·恩特维斯特指出,“这三者——衣装、身体和自我——不是分开来设想的,而是作为一个整体被想象到的。”③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服饰史也是身体史,服饰不仅应该被嵌入社会情境,而且应该与身体实践结合起来。

  一、中原文化中的身体审美

  康德把美划分为自由美与依附美,前者不涉任何目的概念,后者“则以这样一个概念及按照这概念的对象完善性为前提”。他选择“人”来承担“美的理想”。因为,“惟有人类在其人格中,作为理智者,才能成为世间一切对象中的完善性的理想”。那么,作为美的理想,人的美应该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审美的规格理念,二是理性观念。这两种观念都以可视的形象为媒介来传达,因为“美的理想只可以期望于人的形象”④,例如人的体貌姿容。

  西周时期,中原文化中的审美意识摆脱了殷商时期神秘纵情、狞厉恐怖的巫神风格,周公制“礼”作“乐”,将事神之礼仪式化,等级化,又把“礼”由祭祀扩展至社会生活各个方面,从而建立起严密而系统的礼制规范。随着礼乐之制的实施和展开,在周人的宫廷仪式上,音乐歌舞均符合礼制规范;在他们衣食住行、社会交往等生活方式上,各种礼仪讲究、吟诗赋诵装点出一种规矩典雅的风范,可以说,此时的审美文化强调的是社会伦理教化。

  此时的身体也被规训为抽象的、“礼仪”的身体。“君子”成为儒家理想中的人格范型,于是,君子的体态姿容,自然属于理想的身体审美标准。一般来说,“君子”在使用之初,指的是品行有德的上层贵族,这是周人将等级观念和“德行”精神交汇而成的特产。那么,究竟怎样的容貌、性情和品行,才称得上“君子”?

  就内质而言,君子应有仁德操守义节。《礼记·聘义》:“君子比德于玉焉。温润而泽,仁也;缜密以栗,知也;廉而不刿,义也;垂之如坠,礼也。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绌然,乐也;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周人将玉的物质特性升华到精神品格,并将其与理想的人格——君子联系起来。就外在形式而言,君子应仪表端正,举手投足合乎礼仪规范。孔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与君子相对应的是,中原文化中的女子则以“贤淑”为美。

  就体型特征而言,从经典文本《诗经》中,我们发现,周人经常用“硕”、“笃”、“颀”、“敖”来描绘男女身体,他们常常出现在自然场景中,如《国风·卫风》中出现在山涧平陆的男性,作者用“硕人之宽”、“硕人之薖”、“硕人之轴”形容高大快乐的主人公。女性则常出现在“采薇”、“采桑”、“采采卷耳”等劳动场景中,例如《陈风·泽酸》:“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唐风·椒聊》:“彼其之子,硕大其朋”,等,都是在赞美修长、健硕的女性身姿。同时,对美男子的赞颂又强调其宽厚持重、温和恭谨、文雅合度的秉性。“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彼都人士,狐裘黄黄。其容不改,出言有章。”对女子的形容总是冠以“淑”“德”二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彼美孟姜,德音不忘。”可见,文静、贤淑、识大体正是周人标准的女性身体形象,正是女中君子。

  根据康德的美学观点,东周时期中原文化中的身体审美更偏向于依附美,以宗法和伦理为目的的社会美。但是,正如张正明指出的:“楚国社会是直接从原始社会中出生的,楚人的精神生活仍散发着浓烈的神秘气息……在生存的斗争中,他们有近乎全知的导师,这就是巫。这种楚巫文化,影响了楚人的审美意识,使得楚人热烈、多情、奔放而自由、刚烈如火又富有浪漫气质。”⑤相对而言,楚人的审美是自由而纯粹的。

  尤其自春秋中后期开始,周天子治下的诸侯国兼并盈缩,社会结构急剧变动,新旧势力此长彼消,使得固有的礼仪制度被打破。一个激情迸发、富有创造力的时代到来。这是一个崇尚理性思辨的时代,也是一个讲求感性享乐的时代,各地域文化多头并进,孕育出不同的身体审美趣味和格调,楚人也因其独特而新奇的身体审美、服饰时尚而成为南方地域文化的代表。

作者简介

姓名:郭丰秋 刘玉堂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