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中国古代史
陈跃:1691年多伦淖尔会盟始末
2018年09月13日 13:33 来源:中华文史网 作者:陈跃 字号
关键词:喀尔喀;土谢图汗;札萨克图汗;多伦淖尔;车臣汗;漠南蒙古;尊丹巴呼图克图;长城;亲征;

内容摘要:明末清初,居住在我国北方和西北方的蒙古族分为漠北喀尔喀蒙古、漠南蒙古和漠西厄鲁特蒙古三大部。其中,喀尔喀蒙古分为土谢图汗部、车臣汗部和札萨克图汗部三大部,厄鲁特蒙古分为准噶尔部、和硕特部、土尔扈特部和杜尔伯特部四部。雄才大略的康熙帝坚持和睦亲善的民族政策,通过多伦淖尔会盟,妥善处理了土谢图汗与札萨克图汗之间的矛盾,协调两部关系,并以颁发汗号、赏赐爵位及民众编旗等方式,实现了统一喀尔喀蒙古之目的。平定噶尔丹势力后,漠北恢复安定,清政府遣送喀尔喀蒙古各部重返各自牧场,在乌里雅苏台设驻防将军,在科布多设参赞大臣,进一步加强对蒙古的统辖,维护了北部边疆安全,并为乾隆年间统一西域打造了从北路出击的前进基地。

关键词:喀尔喀;土谢图汗;札萨克图汗;多伦淖尔;车臣汗;漠南蒙古;尊丹巴呼图克图;长城;亲征;

作者简介:陈跃,江苏徐州人,西北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历史地理学博士,历史学博士后,研究方向为中国边疆史地、清史、环境史。

  明末清初,居住在我国北方和西北方的蒙古族分为漠北喀尔喀蒙古、漠南蒙古和漠西厄鲁特蒙古三大部。其中,喀尔喀蒙古分为土谢图汗部、车臣汗部和札萨克图汗部三大部,厄鲁特蒙古分为准噶尔部、和硕特部、土尔扈特部和杜尔伯特部四部。

  清朝非常重视与蒙古族的关系。早在入关前,漠南蒙古已经归附清朝,接受封号,保持联姻关系。喀尔喀蒙古和厄鲁特蒙古也与清朝维持密切联系。崇德元年(1636)皇太极出兵平定察哈尔,悉定漠南蒙古,遣使宣捷于喀尔喀蒙古。崇德三年,喀尔喀蒙古就向清廷进献方物,皇太极下诏定制,三部岁献“九白之贡”(白驼一头,白马八匹)。顺治十二年(1655),图谢图汗之子察珲多尔济、车臣汗之子巴布、札萨克图汗诺尔布及赛音诺颜部丹津喇嘛遣使乞盟。清政府赐盟于宗人府,设喀尔喀八札萨克,分左右翼,对其羁縻而治。

  和硕特部首领兼厄鲁特蒙古盟主的固始汗(又译顾实汗)图鲁拜琥早在崇德二年向皇太极遣使进贡,建立与清政府的联系。顺治三年,顺治帝赐固始汗以甲胄弓矢,令其统辖厄鲁特诸部。十年,顺治帝封图鲁拜琥为“遵行文义敏慧固始汗”,赐金册、金印。

  17世纪初,准噶尔部在其首领巴图尔珲台吉的带领下,逐渐强盛,进而威逼其他三部。土尔扈特部大部向西迁移至俄罗斯伏尔加河下游地区,和硕特大部也迁居至青海地区。准噶尔部遂控制了杜尔伯特部及和硕特、土尔扈特部未迁走的部众。历经巴图尔珲台吉、僧格两任首领后,僧格之弟噶尔丹夺取准噶尔部统治权。此后,随着准噶尔部势力大增,噶尔丹逐渐向外扩展,南灭叶尔羌汗国而统一西域,一度侵犯西套蒙古(见文末名词解释)。势力强盛的噶尔丹于康熙十六年(1677)自称“博硕克图汗”,并于康熙十八年遣使至京进奉,请求清廷承认其汗号。康熙帝接受其贡品,加以赏赐,但否认其汗号。确立了对西域的统治后,噶尔丹拓展领土的野心也随之膨胀,他蓄谋吞并漠北喀尔喀蒙古。

  噶尔丹侵占漠北与喀尔喀诸部南迁

  康熙二十五年,噶尔丹侵犯西套蒙古和硕特部鄂齐尔图汗时,喀尔喀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先出兵救援,后又与鄂齐尔图汗之孙罗卜藏阿拉布坦联姻。这引起噶尔丹对土谢图汗的怨恨。此后,土谢图汗藏匿了札萨克图汗沙喇的逃亡部众,两部由此产生纠纷,这为噶尔丹从中挑拨提供了可乘之机。

  康熙二十五年八月十六日至二十三日,为协调土谢图汗与札萨克图汗的矛盾,康熙帝派理藩院尚书阿喇尼带札萨克图汗赴库伦与土谢图汗会盟,由达赖喇嘛派出的使者噶尔旦西勒图从中调解。不过,土谢图汗并没有赴会,而是派其弟即喀尔喀的宗教领袖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参加。虽然阿喇尼极力劝说喀尔喀三部蒙古应并力捍御,切勿骨肉相残,致为他人吞并,但因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要求与噶尔旦西勒图地位相同且拒不交还札萨克图汗的部众,此次会盟并未获得实质性成果。(《亲征平定朔漠方略》)

  虽然清政府积极协调喀尔喀三部和睦,但噶尔丹却不愿看到三部的团结而暗中挑拨离间。康熙二十六年六月,噶尔丹一面斥责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不尊重达赖喇嘛,一面与札萨克图汗沙喇会盟,挑唆后者与其会兵一处,合兵进攻土谢图汗部。不料,土谢图汗抢先出兵,袭杀沙喇,并追杀噶尔丹之弟多尔济札卜。这样,噶尔丹与喀尔喀的矛盾已经尖锐化,为噶尔丹侵入漠北提供了借口。

  此后,噶尔丹一再扬言要袭击土谢图汗,而无实际举动,如此反复欺诈令后者放松警戒。康熙二十七年六月,噶尔丹率兵三万突然越过杭爱山(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国中部)抢掠土谢图汗部众,土谢图汗之子噶尔旦台吉等率兵迎战,但遭惨败,仅存八人逃回。噶尔丹又派其弟罕都阿拉布坦率兵进犯额尔德尼沼之地,企图抓捕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后者一边撤离,一边遣使向清廷求援。噶尔丹随即越过土拉河(今蒙古人民共和国中北部的图拉河),攻掠车臣汗部。噶尔旦台吉等率兵再次迎战,依旧惨败。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携土谢图汗妻、子及喇嘛班第等三百余人夜遁。惊恐之下,喀尔喀三部数十万众“各弃其庐帐、器物、马驼牛羊,纷纷南窜,昼夜不绝”(《亲征平定朔漠方略》)。

  就在喀尔喀溃散而走投无路之际,俄罗斯派人诱降。喀尔喀贵族们产生分歧,有的想投奔俄国,有的则想归附清廷。在此关键时刻,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果断表示:“俄罗斯素不奉佛,俗尚不同我辈,异言异服,殊非久安之计,莫若全部内徙,投诚大皇帝,可邀万年之福。”(《绥服纪略图诗注》)众人表示遵从,遂投奔漠南蒙古以示内附。康熙帝令理藩院尚书阿喇尼等前往抚慰,发归化城(今呼和浩特市)、张家口、独石口(今张家口市赤城县独石口镇)的仓储以赈其乏,赐茶、布、白银以助其用,赐牲畜十余万以资其生,将其暂时安置在科尔沁水草丰茂之地以休养生息。

  与此同时,噶尔丹也遣使要求清廷将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等人交还。康熙帝派人指责噶尔丹入侵,令其退回本土,归还喀尔喀牧地。不料,噶尔丹却借口追击喀尔喀而不断南侵,同时与俄国勾结,企图与俄军共同侵占喀尔喀地区。

  鉴于噶尔丹的嚣张态度,康熙帝下令加强防御,调集大军奔赴边防前线积极备战。康熙二十九年五月,噶尔丹带兵越过乌尔札河南侵,并扬言借兵俄罗斯,会攻喀尔喀。面对强敌,康熙决定亲征。七月,康熙帝亲征噶尔丹,但途中因病于二十三日从波罗河屯(今河北隆化)半路返回。八月初一,双方在距离京师仅七百里的乌兰布通(今内蒙古自治区克什克腾旗乌兰布统乡)发生激战。虽然清军因指挥不当等原因伤亡超过准军,但通过此战遏制了后者侵犯京师的势头,取得了战略性胜利。且由于部署疏漏,致使噶尔丹乘夜逃遁。乌兰布通之战,给气焰嚣张的噶尔丹当头痛击,暂时缓解了喀尔喀的局势,为清政府静心安置归附的喀尔喀蒙古三部提供了宝贵时间。

作者简介

姓名:陈跃 工作单位:西北大学历史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实习编辑曹新月)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