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专门史
清代太液池冰嬉大典兴衰
2018年04月10日 08: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阚红柳 字号
关键词:冰上;八旗;太液池;满族;瀛台

内容摘要:冰嬉,又称冰戏或冰技,特指清代每岁于太液池举办的宫廷冰上体育运动。冰嬉以八旗冰上竞技、表演为主要内容,具有显著的竞技体育特征,彰显祈祷天时、与民同乐、事亲孝谨、以德教化等理念。

关键词:冰上;八旗;太液池;满族;瀛台

作者简介:

  冰嬉,又称冰戏或冰技,特指清代每岁于太液池举办的宫廷冰上体育运动。在中国古代冰上活动中,清代冰嬉堪称最具近代体育特征的运动形式。其持续时间较长,本为满族国俗,自乾隆朝形成制度,中经嘉庆、道光两朝,前后实际运行百余年。冰嬉以八旗冰上竞技、表演为主要内容,具有显著的竞技体育特征,彰显祈祷天时、与民同乐、事亲孝谨、以德教化等理念。

  冰嬉岁以为常

  清人对冰雪运动的喜爱,可追溯至关外时期。东北地区气候寒冷,满族以擅长冰上行走而著称。据满语字典《清语择钞》记载,努尔哈赤率部攻打巴尔特虎部落,“时有弗古烈(部落首领名)者,所部兵皆着乌拉滑子(满语,滑冰工具,类似今冰鞋——引者注),善冰行……一夜行七百里”。在统一东北各部落的战争中,满族士兵的冰上作战优势得以体现,利用“结冰如桥”的天时与地利,“渡冰攻寨”,易于大获全胜。满族部队的军事实力亦往往用“甲胄耀眼,如腊月冰雪”或“盔甲鲜明,如三冬冰雪”等词汇加以形容。入关后,为保持八旗作战优势,清廷规定:关外士卒,冬季结冰后练习溜冰;而挥师入关的八旗,则在河泽腹坚之时保持冰上训练。太液池举办的冰嬉大典,即由此而来。

  据高士奇(1645—1704)所著《金鳌退食笔记》载,康熙年间,太液池已有八旗士卒的冰上活动。“以木作平板,下用二足,裹以铁条,一人在前引绳,可坐三四人,行冰如飞”,称为“拖床”。冰上作掷球之戏,则“每队数十人,各有统领,分伍而立,以皮作球,掷于空中,俟其将堕,群起而争之,以得者为胜。或此队之人将得,则彼队之人蹴之令远。喧笑驰逐,以便捷勇敢为能”。冰床主要为娱乐,冰上掷球则以军事训练为主要目的。终康熙一朝,冰上训练仅列为常规,尚未形成制度。从实录、起居注的记述来看,康熙帝除夏季避暑外,幸瀛台多在十月,用以阅试武举骑射,一般十一月、十二月例不到瀛台。

  雍正朝阅试武举的时间延展到十一月、十二月,但史料中未出现皇帝阅试冰嬉的记述。自乾隆二年(1737)起,皇帝隆冬时节驾幸瀛台的记录增多,虽未明言为阅冰嬉,但除举行阅试武举骑射的传统政务活动之外,显然另有安排,乾隆五年,曾因“瀛台建造多年,不无损缺”,加以修葺。这次修建大致与大规模冰嬉的展演相关联。冰嬉见于清代文献,最早是在乾隆十年,乾隆帝作《冰嬉赋》,至晚到此时,冰嬉已经作为正式制度,每年按时举行。乾隆朝实录编纂的《凡例》始明确规定:“紫禁直宿兵丁、侍卫皮衣银两,巡幸、行围、冰嬉、扫雪、善扑、旗租等赏赉,皆书。”清人德保诗中有“曩者侍瀛台,冰嬉岁为常”之句,反映出乾隆朝冰嬉大典之盛。

  在嘉庆、道光两朝实录的修纂凡例中,均有对冰嬉加以载述的规定,并改之为冰技。嘉庆一朝,尚能维持按年举行。道光时期,随着清朝国势衰微,限于财力,冰嬉大典已经很难如期举行。道光十一年(1831)至十三年,曾连续停阅八旗、内务府三旗冰技。道光十四年、十五年恢复,但每年仅阅一天,仅具有象征性而已。自道光十六年至十九年,“命内务府三旗冰技照例豫备,停阅八旗冰技,仍给半赏”,说明冰嬉的规模已经缩减多半。道光二十年至二十二年,“停阅八旗、内务府三旗冰技,仍给半赏”,冰嬉的举行实质上已告终止。至咸丰朝,实录修纂凡例中仍按例列冰嬉为赏赉制度,但有名而无实,并未举行。此后,实录凡例中亦删此项,在制度上宣告终结。

  

作者简介

姓名:阚红柳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人文北京研究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